685、時間裂縫

推薦閱讀: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我沒明白你什么意思。(全本小說網,http://www.hsnyy.club)”

    谷濤坐在那聽取了薩塔尼亞的調查報告,但這個報告聽的他是一頭霧水。

    薩塔尼亞告訴他,那個昆布已經在瑞典的一家百貨商店里被抓獲,但他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而昨天晚上他也有充足的不在場證明。

    并且經過測定這個昆布超能等級是0,也就是說他是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沒有一丁點能力的普通人,但昨天晚上的昆侖測定是具有超S級實力、戰斗力超過150萬狗的高級超能力者。

    也就是說,這兩個人在各方面都一樣的情況下,戰斗力卻天差地別。

    還有一個可疑點,那就是昨天的昆布身邊的幾個人經過人臉識別之后也被識別出來了,但是其中有兩個甚至已經死亡超過三年以上,其他人大多也都是普通人,還有一個的確是超能力者,但那個超能力者卻是基地海外雇員,此刻正在韓國,昨日正在仁川執勤,全程定位系統和監控都可以證明。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突然出現了兩個他。

    “會不會是易容栽贓?”

    谷濤摸著自己下巴小聲嘀咕道,但現在想來應該不可能啊,因為沒有人會去栽贓一個百貨商店的售貨員,這顯然是不符合邏輯的。

    但……這件事怎么解釋?

    雖然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谷濤還是大膽的猜測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昆布也許是從另外一個平行宇宙來的。但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即使是在半人馬對空間、時間的狂熱研究時期也沒有能夠進行所謂的位面穿越。

    那是需要龐大到難以想象的能量的,但如果不這樣的來解釋,谷濤不知道該怎么去解釋這個事情到底是怎樣發生的。

    假設,假設啊。假設這些人因為某種原因,無意中穿越了空間壁壘,那么這可就不是像穿越時間壁壘那樣了,按照道理來說,時間壁壘更加好穿越一些,但空間壁壘絕對是近乎不可能。

    因為時間只要進行擾動,就可以變相形成一個超光速空間,就如同上次谷濤和辛晨去了一千多年前一樣。這個技術是可以做到的,蒂法甚至已經把公式做好了。

    但空間壁壘至今都無法解決世界之壁的問題,任何能量都無法穿透這個存在又不存在的壁壘。

    打個比方,谷濤假設自己是生存在一個或者動漫里,那么他就是一個二維生物體,這個二維生物體要怎樣才能把自己變成三維生物體呢?

    做不到的,真的……沒有恐怖的能力,是絕對做不到的。

    那么昆布肯定是因為這個世界本身的問題導致出現這樣的問題,不管是汽車、也不管是馬桶還是閃電,反正有一個契機,他穿越了……

    他來到了這個世界里,并繼續執行著他在那個世界所做的事情。

    那么這就不合理了啊,因為兩個世界的運行邏輯并不一樣,谷濤繼續假設那個昆布的世界是一個妖靈肆虐的世界,人類被妖靈奴役、屠戮,那么他到了這里之后……

    不對,他認識自己。

    谷濤突然想到昆布讓自己簽名的事情,他是切實認識自己的。而從他的話里可以聽出來,在他那個世界也存在著一個自己,干著同樣的事情,但既然是這樣為什么會妖靈肆虐呢?而且既然世界軌跡不同,為什么那個昆布和這個昆布的童年軌跡卻完全一樣呢?

    所以谷濤揉著腦殼,想到了一個極端可怕的事情,那就是昆布也許并不是另外一個世界來的人,而是……

    未來人。

    那么如果他從未來來到現在,還對妖靈抱有極端的仇恨并且字里行間都透著對基地的好感,甚至有深切的合作意愿,那么這么說未來……

    “艦長,你看上去很驚恐。”

    當然驚恐,從他那幾句話的蛛絲馬跡來看,谷濤未來可能會遭受一次前所未有的失敗,他也許死了,基地也徹底垮了,而妖靈肆虐……那么太一肯定也涼了,因為太一雖然是妖門之主之一,但他卻是人皇。他的主張和理念谷濤是清晰知道的,在大方向上跟谷濤有共同處,求同存異也是他的目標。

    谷濤和太一都涼了,接著妖門和人類宣戰,人類慘敗。這應該就是昆布那個時間線的主線劇情了,看他組織的名字,人類復興。

    天吶!

    谷濤豁然起身,背著手在位置上來回轉悠著。

    “艦長?”

    “也許,我們都誤會他了。”

    當然,這只是也許,一切都是谷濤坐在這想出來的,他不敢確定是否真實,但如果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樣,這個世界未來真的恐怕會是一團糟。

    可是究竟是誰能干出這種事情?

    “薩塔尼亞,召集所有半人馬。”

    很快,半人馬智慧聯盟坐在了谷濤的面前,他們每個人面前都擺著一臺超級電腦終端,并在各自的人工智能助手的幫助下,計算起未來數以百億兆的可能來。

    “我得出了十七萬二十二個可能。”蒂法仰起頭。

    老法接著說:“我這得出了十九萬一千一百二十個可能。”

    “一百……一百七十萬三千五百。”查利克斯尷尬的抬起頭:“而且還在不斷增多。”

    “兩百萬種可能了。”查利克斯皺著眉頭:“這怎么排查?”

    兩百多萬種近似可能啊,有個可能甚至是因為非洲某個部落的酋長在某天早晨多吃了一塊肉干,還有個可能是西伯利亞一只熊無意中咬死了一只家養的兔子。

    這些運算結果占用了龐大的數據庫,半人馬的運算能力已經跟不上了,在繼續運算了半個小時之后,薩塔尼亞發出警告并強制關閉計算。

    “老子要是能有個可以預知未來的能力多好。”谷濤撓著頭:“媽的。”

    蒂法到底是智囊團首席代表:“如果真的是按照你的想法進行運算,那么我認為直接和那個人接觸一下或許會更好。”

    “嗯。”谷濤背著手來回踱步:“是應該接觸一下了,薩塔尼亞,聯系那個人類光復會,就說我要見他們的領導人。”

    “明白。”

    ---------------------

    而在北美一個陰暗的下水道里,紅魔坐在那手里拿著一塊發臭的面包,像只老鼠一樣躲在陰暗的地方,他已經很久沒見過陽光了。

    但對他來說,這都無所謂了,他要活下去,為了活下去,所有亂七八糟的情感都不需要有,甚至連恨都不需要,他全心全意只需要活下去。

    “人間真的很糟糕啊。”紅魔靠在臟兮兮的涵洞里,渾身臟兮兮臭烘烘:“不知道小蜘蛛怎么樣了。”

    “她沒事。”

    一個聲音突然出現,紅魔手上突然亮起符咒,二話不說就攻了上去,但足夠瞬間殺死一個比自己強大數倍的必死符咒卻在拍在來者的身上之后,毫無動靜。

    紅魔往后退了一步,而面前的人在黑暗中舉起了一個熒光棒,上下打量著紅魔,然后輕輕嘆了口氣:“謝謝你,能做到這一步。”

    “你是誰?”紅魔皺著眉頭,往后退了兩步:“你……”

    話音未落,對面的人慢慢取下了自己的帽子和面罩,紅魔瞪大了眼睛,指著這人:“你……”

    “意外嗎?”他舉起熒光棒的光慢慢走到紅魔面前:“我是來救你的。”

    紅魔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人,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你到底是什么人?”

    “是你咯。”另外一個紅魔嘆了口氣,走到了紅魔的面前:“走吧,我們出去。”

    “你……我贏了?”

    “嗯。”剛來的紅魔把手放在紅魔的肩膀上:“如果沒有你的堅持,也沒有我的勝利。”

    紅魔仰起頭,長出一口氣,但突然間他感覺身子一麻,接著一聲清脆的響聲從自己脖頸處傳來,他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的自己。

    “你做的很好,但還不夠好。”新的紅魔活動了一下脖子:“我來代替你。”

    “你不是我。”紅魔用盡全身力量卻無法掙脫:“否則你怎么會不知道自己的命門根本不是脖子。”

    話音剛落,他突然化作一團血霧,消失無蹤。而新來的紅魔皺著眉頭笑著大聲喊:“你自己知道你還能活多久!”

    聲音在空蕩蕩的下水道中來回晃蕩著,他冷哼一聲,身影漸漸消失。而他消失不久,臟兮兮的紅魔再次出現在原地,他癱軟在地上,甚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人絕對不是谷濤的人,這個東西就是來殺自己的!他不知道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但如果不是自己從來沒使用過的解體**,他肯定要死了,因為……他的命門就是脖子。

    在思考很長一段時間之后,紅魔拿出了一個偷來的手機,費勁的開機,然后憑著自己的記憶撥通了谷濤的電話。

    而此刻谷濤正在辦公室里如同熱鍋里的螞蟻,他的電話響了起來,發現是個陌生號碼,他一開始還沒多想,順手就接了起來。

    “哈,我還活著。”

    “你還能活多久?”谷濤一聽是紅魔的聲音,冷笑著說:“這個時候了,你還來挑釁我?”

    “不是我挑釁你,而是更大的風暴要來了。”紅魔的聲音非常虛弱:“有一個我出現了,他差點殺了我,如果真的跟我想的一樣,那么……”

    谷濤心里咯噔一聲:“你說清楚一點!”

    “我沒力氣了,已經快要油盡燈枯,我給你打這個電話,只是想告訴你,我們的恩怨已經結束了。”紅魔咳嗽了幾聲,他嘴里已經開始翻涌出鮮血:“我的時間不多了,想來可笑,臨死前卻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索性就跟你聊聊吧。”

    “你現在在哪?”

    “不用你動手了。”紅魔哈哈一笑:“我贏了。”

    紅魔掛上了電話。

    “呵。”谷濤揚起手:“薩塔尼亞,鎖定了沒有。”

    “已經鎖定。”

    “你想活我不讓你活,你想死我也不會讓你死。”

    三個小時之后,紅魔昏昏沉沉的睜開了眼睛,他發現自己被鎖死在一個玻璃容器中,身上插滿了管子,而這里顯然有某種特殊的力場,他所有的力量都無法施展,而面前谷濤就站在那,背著手一臉冷笑的看著他。

    “你救我。”

    “救是救了你,不過……”谷濤拍了拍他面前的一塊透明的罩子玻璃墻:“你下半輩子恐怕只能在這里面活著了。”

    水晶監獄,已經很久沒有加新人了,上次是女騎士,但后來還被施羅德給把人要回去了,她也成為了第一個從水晶監獄里活著走出去的人。

    而現在,紅魔就成了這里的新客人。

    “好了,你現在好好休養,晚些時候我再來審問你。”

    “你覺得我會說?”

    “你說不說,你自己心里有數。”

    谷濤剛要拂袖而去,紅魔突然叫住了他:“你不是應該處死我嗎?我罪大惡極。”

    “對啊,但其實是這樣的,有些人是有特權的,比如你這樣的人。”谷濤摸著下巴眨巴著眼睛:“至于你的特權呢,就是可以不用那么快的死掉,畢竟你知道很多事情。對了,你是塵蟒的手下吧?”

    “塵殿怎么了?”

    “我。”谷濤指著自己:“我是新的塵殿,你的塵殿死了。”

    紅魔瞪大了眼睛:“你……”,一句話沒說完,大口大口的鮮血就從他口中噴了出來,但很快就被護理機器人給抹去了。

    “不是我。”谷濤搖頭:“我后續會跟你解釋,說實話……能看到曾經站在我對面耀武揚威的你落到現在這個樣子,我真的好開心。”

    “哈哈哈哈……”紅魔干笑了起來:“如果換一下,我也會開心。”

    谷濤最終還是走了,紅魔躺在恢復艙中,靜靜的看著天花板,他知道自己徹底輸了,再也起不來了,但起碼可以活下來吧,死亡并非所愿……

    輸了啊。

    他閉上眼睛卻突然想到那個傷害自己的人,他對谷濤沒有多少恨,這是成王敗寇的事。但對那個人,他的心里卻是滿滿的恨,用了自己的身份還試圖殺害自己。呵,可以的,真的可以的。

    紅魔嘴角上翹出了一個弧度,他眼睛重新恢復了光彩,溜溜轉了一圈,似是有了什么計劃。

    -----

    抱歉,今天有點事耽誤了。

    這章我個人感覺好酷呀……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
老快3开奖号码遗漏 免费单机麻将 河北体彩11选5定牛 捕鱼大亨系统txt 姚记棋牌手机版下载 微乐捉鸡麻将新版本 qq四川麻将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3d试机号后专家* 大庆麻将1098 今晚*3d开奖结果 配资炒股免费送体验金 股票开户软件 体育彩票江苏7位数规则 辉煌棋牌新版本 福建快三以往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