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一品修仙 > 第六七八章 魔頭對魔頭,我們來猜拳吧

第六七八章 魔頭對魔頭,我們來猜拳吧

推薦閱讀: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炮灰嫁給了她的謝先生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變化來的比秦陽預想的快,他還想去找到黃雀問問,他到底怎么知道的,警報便先一步傳來了。\全本小說網\http://www.hsnyy.club\

    外層戰場,有妖邪大軍集結,正在向著陣群防御線靠近,跟著新的情報傳來,大燕那邊鎮守外層空間,可以算是養老的修士們,集體團滅。

    不幸之中的萬幸,是那邊還是有倆硬骨頭,在死之前徹底毀掉了那邊與大荒之間的聯系通道,妖邪要是想進入大荒,如今也只有強闖罡風層這一條路。

    而身為域外異類,他們想要進入大荒的世界,越強者遭受到的排斥越強,尋常異類,強闖罡風層,可能會遭遇到的危險,起碼比大荒土著危險上百倍。

    正常情況下,唯一安全的聯系通道,只有曾經的壺梁,可如今,這個口岸已經徹底廢棄了,失去了作為聯通其他大世界橋梁的能力。

    金豬當年從那邊偷渡過來,還不如直接強闖罡風層,起碼那邊還是能看得見的天劫。

    可它遭受到的天劫,非天雷地火,而是仿若被整個世界針對了,更慘……

    但它能在封號道君手下不死,肯定不可能只是因為封號道君心情好,覺得有意思,才饒它一條豬命。

    秦陽不覺得有什么外面的強者,敢先一步潛入大荒,只要氣息外泄一絲,整個大世界的意志就會教他做人,越強的越慘。

    如今又有妖邪大軍集結,還是前所未有的龐大數量,秦陽都忍不住想,要不試試告訴他們,嬴帝沒死,你們千萬別來,不然會被嬴帝全部打死的。

    所謂的駕崩,天地異象,其實只是我用幾十件道器祭器,加上強大的祭天之法,強行斬斷嬴帝和神朝的聯系而已。

    這個想法一閃而逝,秦陽覺得,這話說出去,絕對不會有人信的。

    以前秦陽還真沒想過,嬴帝不只是威壓大荒,對外層空間的那些各種異類,威懾力竟然更大。

    嬴帝駕崩,打破的不只是大荒的平衡,還是與外層空間的平衡。

    之前能靠著運作,讓嫁衣登基,再加上登基當天的事,繼續維持大荒原本的樣子,沒什么難度,但沒人注意到的外層空間,就沒這么好運氣了。

    無聲無息的變化,到了今日,已經是徹底無法扭轉了。

    秦陽覺得,他現在還是專注自己手頭的事,正面交鋒,巡天使比他有經驗,他現在要揪出內奸,才能避免內奸在關鍵時刻,造成重大損失。

    趕到側面一座作為基地的倒金字塔時,便聽說黃雀剛剛離開,他作為五位出戰使長之一,如今已經前往前線了。

    秦陽立刻拿出飛舟追了出去,他要追上黃雀,黃雀肯定是知道什么,至于外面說的,黃雀是自己推測出來的話,秦陽根本不信。

    他肯定知道什么重要線索。

    秦陽一路追了過去,全力催動人偶師的飛舟,速度已經化作一道流光,追了半天之后,終于看到虛空中一道青光正在向著外層戰場飛去。

    靠近之后,就見黃雀騎著一頭黃雀形狀的飛行傀儡,正在急速飛行。

    秦陽站在船頭,對著黃雀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

    看到秦陽,黃雀立刻露出了笑容,也不急著去外層戰場了,連忙靠近飛舟,但他還是很明智的沒有上來,在飛舟的防護之外,對著秦陽拱了拱手。

    “秦先生,你也去外層戰場么?那里太危險了,你還是回去吧,有我在,不會出什么大事的。”

    “我有點急事問你,你從那得到的消息,內奸沒死?”

    “沒從哪啊,我自己推測出來的。”黃雀死不認賬,說的那叫一個自然,臉上還浮現出一絲不服氣:“秦先生不會是聽誰背后嚼舌根了吧,我怎么就不能推測出來了,這不明擺的事么!”

    秦陽面色不變,伸出一根手指。

    “我只給你一次機會,說實話,等這里的事了之后,你若是想回大荒,我可以幫你說兩句話,你要是不想說實話,那就算你聰慧過人,自己能猜出來。”

    黃雀面色微微一變,驚喜和糾結同時浮現在臉上。

    他的確是想回大荒,他的境界實力,已經不是靠著交戰能提升的了,他需要一個安穩的環境,還有其他同類的強者來交流,甚至是有人來指導他,才有可能繼續進步,而這里是不可能了。

    秦陽見黃雀那糾結的樣子,再次加碼。

    “你已經很久毫無寸進了吧,你這種野路子煉體之法,純靠戰斗廝殺,終歸不夠的,我猜你之前的修行出了問題,你自己卻找不到問題在哪,若是有一天你回到大荒,我可以把你引薦到五行山,請五行山的強者指點你一次,你不要得寸進尺。”

    黃雀跟泄了氣一樣,苦笑著道。

    “秦先生,真不是我不告訴你,是我不知道怎么說了,我要是說我是從朱雀那偷聽到的消息,你信么?”

    “不信。”

    “我也不信,但我的記憶告訴我,我是真的在她那偷聽到的消息,但更具體的,我卻記不起來了,越想越模糊,不怕你笑話,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有能力,在朱雀那偷聽到消息,還不被她發現,不,我根本沒能力從她那偷聽到消息。”

    想到了秦陽給的籌碼,黃雀一狠心,索性臉也不要了。

    “當年我曾經想去朱雀那偷窺,但我根本做不到,她明明發現我了,卻沒有點明,后面我越來越大膽,火氣上涌,就什么手段都用上了,甚至強行砸墻,都沒用。

    本來我覺得,這是朱雀特意讓我聽到的,可我去找大姐了,大姐說我聽到的話不是朱雀說的,而且我也不記得,當時記憶里的朱雀是給誰說這件事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辦了,索性直接捅破了這個消息,大家都知道了,都防著點,看那內奸能干什么。”

    “……”秦陽無語了,這家伙,腦子雖然練成了肌肉,那也是肌肉大塊頭里的人才啊。

    “行了,你去吧,這個東西送你了,帶著應該有點作用。”

    秦陽丟出一套圓光套裝給黃雀,雖然品質不太高,但起碼有些防御力,一般的神魂攻擊,還是能擋住的,尤其是那種慢慢滲透的,太強的擋不住,也可以當做示警的法寶用。

    黃雀接住圓光套裝,稍稍實驗了一下,立刻佩戴起來,好看不好看不重要,好用才行。

    趁著黃雀擺弄圓光套裝的瞬間,秦陽的眼睛微微一瞇,瞳孔化作了十字,瞳仁之外,一圈銅環浮現,同時,瞬間催動了一下思字訣,看了黃雀一眼。

    就是這一眼,黃雀卻直接炸了毛,仿若遇到了危險一般,警惕的抬起頭打量著周圍。

    “怎么了?沒事了就快去吧,別死在戰場上了。”

    “沒事,就是感覺,剛才好像有誰窺視,就像是要把我洞穿了一樣。”

    送走了黃雀,秦陽遙望著虛空。

    黃雀應該沒問題,他沒看到任何特別的力量,依附在黃雀身上,還有,黃雀被窺視的反應,肉身本能會讓他的身體,先一步做出反應,那一點點差別,秦陽感受的非常清楚。

    真正的體修強者,肉身的本能感知,已經超出了神魂、意識、五感等一系列其他感知,會先一步發現危險的存在。

    也就是他沒懷疑過自己,才會不確定是誰窺視的那一眼。

    當然,秦陽覺得更大的可能,是他發現不了,開啟了思字訣的一瞬時間里,思緒被加速到極致,秦陽還只是驚鴻一瞥的看了一眼,應該是快到黃雀根本反應不過來的地步。

    但這樣,黃雀的肉身卻還是察覺到了,足以說明他的確是一個很強的體修,從廝殺之中鍛煉出來的本能,比秦陽在大荒見過的那些體修強者還要強。

    他被人陰了,讓他擁有了不存在的記憶有可能,出現幻覺也有可能,但他被滲透,不太可能,這種看起來腦子都練成肌肉的家伙,本能已經超出了自我意識,反倒是不太好滲透。

    坐著飛舟,向回折返,半天之后,秦陽終于看到了一座座倒金字塔懸浮在虛空中,越過其中一座,繼續飛行,半柱香之后,秦陽渾身的寒毛開始炸立,一種危機感應浮上心頭。

    周圍還算平穩的星力,變得暴躁,靈氣驟然間變得極為稀薄。

    秦陽眼睛一眨,瞳孔化為了十字,放眼望去,周圍的一切,都像是蒙了一層薄薄的霧氣,不甚清晰,那一層薄膜,甚至會隨著秦陽的視線,泛起一絲絲漣漪。

    秦陽眼睛微微一瞇,目中兩道神光射出,如同利刃,對著虛空一斬而過,所有的漣漪都隨之消散,薄霧也消失的干干凈凈。

    回頭望去,后方極遠的地方,的確有一座倒金字塔,可那不是基地附近的,而是陣群核心的一座倒金字塔。

    不知不覺之間,他已經來到了外層戰場。

    秦陽撓頭笑了笑,想要扭曲他的感知,讓他往相反的地方走,對手實力很詭異啊。

    而且,黃雀是不是只是被對方利用了,要引他出來做的局?

    秦陽轉身向回飛,飛了不過十幾個呼吸,便停了下來,他已經察覺到,陣群已經啟動了,而他被擋在了外面,再往前走,肯定會遭受到攻擊。

    拿出隨身的令牌,看起來沒什么變化,但這個臨時令牌,已經失去了作用。

    回憶了一下之前看到的記載,不是巡天使的人,只要有令牌,的確可以隨意進出,但有一種情況,臨時令牌,出來了就回不去了,那就是防御陣線,一級戒嚴的時候。

    秦陽收起令牌,忽然笑了。

    “真把我當菜雞了么?行,正好前后賬一起算了。”

    念頭一動,丑雞出現在秦陽的左肩上,右手握住了一直沒怎么用的魔刀。

    “秦有德,你跑這里干什么?”

    “出來開開殺戒,正好順手煉煉刀。”

    魔頭從魔刀里蹦出來,舔著舌頭,滿臉興奮。

    “主子,要殺誰?”

    “聽說這里有你的老鄉,我還沒見過,我也見到的時候宰上萬八千個,就是不知道你這一點魔頭樣子都沒有的慫樣,到底行不行?”

    “行,絕對行,我可沒什么老鄉,宰了就宰了。”

    魔頭都就像是被關了幾十年禁閉,忽然自由了一樣,亢奮的快要嚎出來了。

    自從凝聚出來,有了自我意識,就落入了秦陽魔掌,被鎮壓在海眼里,見多了惹不起的大佬,再加上自家主子心地善良,不喜歡砍人,他就只能老老實實自閉,省的那天蹦跶的歡,轉頭就被拿去填海眼了。

    海眼里最大的那位大佬出去了,那個極品鎮壓位置,可還空著呢,他可不想惹得秦陽不高興,被永世鎮壓在那里。

    那里可是他主子都沒辦法救出來的地方,之前那位被鎮壓的大佬走的時候,還專門給他說過了,能從那里逃出來的東西,普天之下就只有那么一件,而且被用掉了。

    魔頭壓制著興奮,低眉順眼的蹲在化血魔刀上,身為一個魔頭,追求已經一降再降了,主子肯拿魔刀出來砍人就行,其他的不重要。

    秦陽坐在飛舟上,繼續向著戰場深處前進。

    不多時,飛舟停下,秦陽收起了飛舟,凌空而立,屈指對著前方一指,一點黑色雷光飛出,轉瞬之間,化作一條黑雷組成的大江大河,奔騰而去。

    黑雷奔騰,充斥著毀滅氣息,仿若要毀掉前方的一切。

    前方看似平靜的虛空中,仿若被人揭開了簾子一般,一股股黑氣,分散開向著兩邊沖去,避開了黑雷的沖擊。

    黑雷潮倒卷回來,環繞在秦陽周圍,秦陽看著眼前無數異獸,眼睛驟然放光。

    好多食材。

    可是想了想,催動了思字訣一瞬,再看了一眼,立刻察覺到之前摸到的那種古怪力量,覆蓋在每個異獸身上。

    可惜了,多好的食材,卻染了病,吃不成了,只能就地焚化了。

    “有會說人話的么?出來聊五塊靈石的。”

    話音落下,秦陽的身形,已經化為一道殘影,沖了出去,頭頂一層光環浮現,元磁神環強行撕扯著黑色雷潮,跟隨著秦陽的身影,沖入到獸群之中。

    秦陽腳下道紋閃爍,跟一只蒼蠅飛入了狼群一般,來回騰挪閃爍,根本沒有一個異獸能摸到他的衣角,而身后被強行撕扯著,勉強跟上秦陽的黑色雷潮,奔涌而過,所過之處,所有被淹沒的異獸,都被強行轟殺成飛灰。

    胤帝留下的黑色雷海,被他全部吞了,煉化過后,已經是屬于他的力量,以元磁神環掌控,當做法寶用也挺好用的,畢竟,胤帝的一般進攻,也不是一般修士能硬抗的。

    隨著秦陽騰挪閃耀,大群大群的異獸化為飛灰,最大的兩頭黑霧虬龍,從兩側交匯,向著秦陽夾擊而來。

    兩頭身長數千丈的黑霧虬龍,張口一吐,大片的黑霧,從兩側夾擊而來,那些來不及躲避的異獸,被卷入到黑霧之中,立時慘叫哀嚎了起來。

    短短一兩個呼吸,就有大群靠近秦陽的異獸,化為枯骨,還有一些異獸,想要逃開,可他們的骨骼卻從身體里先行沖了出來,只留下血肉在后面,眨眼間也跟著暴斃而亡。

    秦陽眉頭微蹙,甩手將魔刀丟向其中一頭黑霧虬龍的嘴巴里。

    魔刀被腐蝕的銹跡斑斑,轉瞬便再也無法維持本地,化作一道血光,魔頭的身形崩潰,尖叫著沖進黑霧虬龍的體內。

    血光穿梭流轉,吞噬黑霧虬龍的生機,慢慢的,魔頭重新凝聚出身形,手握一把血色短刀,狂笑著在黑霧虬龍體內穿梭,任憑黑霧虬龍如何變化身形,都一直維持著待在其體內的狀態。

    而秦陽拿出昊陽寶鐘,對著另外一頭黑霧虬龍。

    真元灌入其中,昊陽寶鐘仿若一輪烈日升起,丑雞化身金烏,在烈日之中,展翅一聲啼鳴,伴隨著一聲鐘聲,大日之光,猶如實質一般,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一圈圈光暈漣漪擴散開,黑霧虬龍的身形崩潰,化作黑霧躲避傷害,但在這大日之光里,黑霧卻仿若被蒸發了一般,飛速的消散,死的更快了些。

    刺目的光輝,在昏暗的虛空中綻放,當光輝慢慢的暗淡下去,所有的異獸都消失的干干凈凈。

    秦陽繼續前進,又遇到了源源不斷的異獸,這一次還有妖邪在里面。

    繼續平推過去,哪怕這里的靈氣極度稀薄,力量暴躁無比,對于他來說也沒什么區別,虛空真經已經納入到自身修行體系,在這里他根本不會有力竭的危機,更別說他平日里就有儲備力量的習慣,只是這種程度的交鋒,激戰一年也消耗不完。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秦陽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殺氣已經到了壓制不住的地步,周身凝聚成黑色的殺氣,如同黑色的油污,繚繞在他周身。

    而異類、妖邪、巨獸,還是源源不斷的襲來,整個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個活人,無盡的虛空,只剩下殺戮,秦陽已經陷入到殺戮之中無法自拔,意識都仿若被麻木了。

    這邊剛殺完一波,一只纖細的手憑空出現在秦陽身后,輕輕的拍向他的后腦。

    眼睛都殺紅的秦陽,驟然轉過身,張口一噴,半透明的符文劍飛出,直接洞穿了這只纖細的手。

    蕩魂劍的力量,忽然散開,周圍的一切,都仿若破碎的琉璃,驟然崩碎,外面的一切,都還是外層戰場的虛空,可卻跟剛才不同了。

    他還站在第一波遇襲的地方,而他的對面,朱雀靜靜的懸在那里。

    秦陽伸手一招,符文劍重新飛回來,朱雀那流淌著鮮血的掌心,也慢慢的恢復了正常。

    “你根本沒有陷入殺戮,你怎么發現的?”

    “只是刷怪而已,當年我刷怪殺掉的何止千萬,這么點就想讓我入魔,除了真實點之外,還有什么可稱道的?”秦陽冷笑著嘲諷了一句,揉了揉臉頰,眼中的血色也慢慢褪去。

    “被你看穿了也無所謂。”朱雀面色冷淡,一步跨出,出現在秦陽身前,一掌拍向了秦陽的腦門。

    秦陽腳下道紋浮現,身形驟然向著側面滑去,可朱雀的身形卻如影隨形,同步跟了過來。

    秦陽連續閃避了數次,卻依然無法躲過去,只能伸出雙臂硬抗,但朱雀的那一掌,卻同步穿過了雙臂,一掌擊中秦陽面門,將秦陽的腦袋轟爆。

    嘭的一聲,秦陽炸開,消失不見。

    朱雀的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但她立刻轉身,一掌拍出。

    秦陽的真身,出現在她身后,手握符文劍,捅向她的后心。

    朱雀面色平靜,以掌心,硬接這一劍。

    可忽然,秦陽手握的符文劍,卻變成了化血魔刀,魔刀洞穿了她的掌心,刀身也隨之暴漲,直接將其洞穿。

    朱雀眼中帶著一絲驚愕,完全不知道什么時候變化的,之前那個是分身,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

    她的身形慢慢扭曲,變化成一個空有人形,卻沒有任何特征的黑色怪物,在魔刀上激烈的掙扎著。

    “我沒說錯吧,帶你來殺你的老鄉,沒想到第一個碰到的,就是個比較厲害的老鄉。”

    秦陽呲牙一笑,手握魔刀,將這個如同黑色影子一樣的怪物,砍成了碎片,所有的碎片,都被魔刀吞噬了進去。

    血刃表面,隱約能看到魔頭正在跟什么東西戰斗,很快,戰斗平復,魔頭將對方吞噬干凈。

    “主子你什么時候發現的?我叫你你都沒反應。”

    “從你消失的那一刻。”

    從第一波遇到埋伏,交手結束之后,秦陽就知道中招了,他能被蠱惑,魔刀卻不見了,不是不想,只能是對方不能蠱惑魔刀,才會留下破綻。

    被符文劍捅了一劍,能如此輕描淡寫,除了沒有神魂之外,沒有第二種解釋了,至少以朱雀的境界,不可能毫發無傷。

    這么一算,除了天魔之外,不會有別的東西了,只不過不知道天魔在哪,他不露真身,秦陽也殺不掉他。

    想要殺掉魔頭,最容易最徹底的辦法,自然是用魔頭殺魔頭。

    而正好,從天魔的蠱惑著掙出來的瞬間,他就感覺到魔刀了,那還用什么可想的。

    正在這時,感覺到有人靠近,秦陽念頭一動,收起了魔刀,拿出了符文劍。

    幾個呼吸之后,兩道流光在他身前出現,化作朱雀和黃雀的樣子,黃雀看到秦陽,頗有些意外。

    “秦先生,你怎么在這里?”

    “我沒事,只是迷失方向了而已。”

    “那就好,秦先生跟我們來吧,戰場上有只天魔出現了,一個人太過危險,還是跟大家匯合比較好。”

    “恩。”秦陽點了點頭,在黃雀轉身的瞬間,一劍捅了過去。

    黃雀的身體驟然一扭,避開這一劍,而后才一臉驚駭的道。

    “秦先生?”

    “你都說有天魔出現了,我當然要確認一下身份。”說完這句話,秦陽稍稍一頓,補了一句:“我侄子是山謙的關門弟子,長輩是山謙的摯友,我稱長秋雨為師兄。”

    聽到這話,黃雀到嘴邊的話也咽了回去,得,不用反過來驗證了。

    秦陽轉頭看向朱雀,朱雀淡淡一笑,很平靜的道。

    “保險起見,秦先生想怎么驗證,都可以。”

    秦陽想了想,笑呵呵的來了一句。

    “來猜拳吧,以朱雀使長的聰慧,肯定可以猜到我出什么,你肯定能贏。”

    秦陽面帶微笑舉起手,然后猛的落下出招。

    朱雀面色微微一變,根本來不及多想了,千鈞一發之際,她出了剪刀,而秦陽是布。

    秦陽抬起頭,笑了笑道。

    “看,我就說吧,朱雀使長肯定能贏我的,我們快點走吧,不是說這里有天魔嗎。”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
11选5开奖结果5 海南飞鱼在线开奖结果 股票期权个人怎么买卖 黑龙江p62开奖结 河南推到胡微乐麻将 浙快乐彩12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 每天送救济金棋牌下 …? 快3权威投注官网app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麻将作弊器免费 火箭nba 微乐麻将白城 甘肃11选5网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 极速赛车app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