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 > 第六七八章 魔头对魔头,我们来猜拳吧

第六七八章 魔头对魔头,我们来猜拳吧

推荐阅读: 都市全能至尊恶魔的专属:丫头,你好甜霸艳至尊:一等家丁犹记惊鸿照影道修至尊都市之至尊神豪系统大小姐的至尊龙卫丹武至尊超级至尊系统忽如一夜病娇来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变化来的比秦阳预想的快,他还想去找到黄雀问问,他到底怎么知道的,警报便先一步传来了。\全本小说网\http://www.hsnyy.club\

    外层战场,有妖邪大军集结,正在向着阵群防御线靠近,跟着新的情报传来,大燕那边镇守外层空间,可以算是养老的修士们,集体团灭。

    不幸之中的万幸,是那边还是有俩硬骨头,在死之前彻底毁掉了那边与大荒之间的联系通道,妖邪要是想进入大荒,如今也只有强闯罡风层这一条路。

    而身为域外异类,他们想要进入大荒的世界,越?#31354;?#36973;受到的排斥越强,寻常异类,强闯罡风层,可能会遭遇到的危险,起码比大荒土著危险上百?#19969;?br />
    正常情况下,唯一安全的联系通道,只有曾经的壶梁,可如今,这个口岸?#20011;?#24443;底废弃了,失去了作为联通其他大世界桥梁的能力。

    金猪当年从那边偷渡过来,还不如直接强闯罡风层,起码那边还是能看得见的天劫。

    可它遭受到的天劫,非天雷地火,而是仿若被整个世界针对了,更惨……

    但它能在封号道君手下不死,肯定不可能只是因为封号道君心情好,觉得有意思,才饶它一条猪命。

    秦阳不觉得有什么外面的?#31354;擼?#25954;先一步潜入大荒,只要气息外泄一丝,整个大世界的意志就会教他做人,越强的越惨。

    如今又有妖邪大军集结,还是?#20843;?#26410;有的庞大数量,秦阳都忍不住想,要不试试告诉他们,嬴帝没死,你们千万别来,不然会?#27585;?#24093;全?#30475;?#27515;的。

    所谓的驾崩,天地异象,其实只是我用几十件道器祭器,加上强大的祭天之法,强行斩断嬴帝和神朝的联系而已。

    这个想法一闪而逝,秦阳觉得,这?#20843;?#20986;去,绝对不会有人信的。

    以前秦阳还真没想过,嬴帝不只是威压大荒,对外层空间的那些各种异类,威慑力竟然更大。

    嬴帝驾崩,打破的不只是大荒的平衡,还是与外层空间的平衡。

    之前能靠着运作,让嫁衣登基,再加上登基当天的事,继续维持大荒原本的样子,没什么难度,但没人注意到的外层空间,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无声无息的变化,到了今日,?#20011;?#26159;彻底无法扭转了。

    秦阳觉得,他现在还是专注自己手头的事,正面交锋,巡天使比他有经验,他现在要揪出内奸,才能避免内奸在关键时刻,造成重大损失。

    ?#31995;?#20391;面一座作为基地的倒金字塔时,便听说黄雀刚刚离开,他作为五位出战使长之一,如今?#20011;?#21069;往前线了。

    秦阳立刻拿出飞舟追了出去,他要追上黄雀,黄雀肯定是知道什么,至于外面说的,黄雀是自己推测出来的话,秦阳根本不信。

    他肯定知道什么重要线索。

    秦阳一路追了过去,全力催动人偶师的飞舟,速度?#20011;?#21270;作一道流光,追了半天之后,终于看到虚空中一道青光正在向着外层战场飞去。

    靠近之后,就见黄雀骑着一头黄雀形状的飞行傀儡,正在急速飞?#23567;?br />
    秦阳站在船头,对着黄雀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看到秦阳,黄雀立刻露出了笑容,也不急着去外层战场了,连忙靠近飞舟,但他还是很明智的没有上来,在飞舟的防护之外,对着秦阳拱了拱手。

    “秦先生,你也去外层战场么?那里太危险了,你还是回去吧,有我在,不会出什?#21019;?#20107;的。”

    “我有点急事问你,你从那得到的消息,内奸没死?”

    “没从哪啊,我自己推测出来的。”黄雀死不?#38505;耍?#35828;的那叫一个自然,脸上还浮现出一丝不服气:“秦先生不会是听谁背后嚼舌根了吧,我怎么就不能推测出来了,这不明摆的事么!”

    秦阳面色不变,伸出一根手?#28014;?br />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等这里的事了之后,你若是想回大荒,我可以帮你说两句话,你要是不想说实话,那就算你聪慧过人,自己能猜出来。”

    黄雀面色微微一变,惊喜和纠结同时浮现在脸上。

    他的确是想回大荒,他的境界实力,?#20011;?#19981;是靠着交战能提升的了,他需要一个安稳的环?#24120;?#36824;有其他同类的?#31354;?#26469;交流,甚至是有人来指导他,才有可能继续进步,而这里是不可能了。

    秦阳见黄雀那纠结的样子,再次加码。

    “你?#20011;?#24456;久毫无寸进了吧,你这种野路子炼体之法,?#38752;?#25112;斗厮杀,终归不够的,我猜你之前的修行出了问题,你自己却找不到问题在哪,若是有一天你回到大荒,我可以把你引荐到五行山,请五行山的?#31354;?#25351;点你一次,你不要?#20040;?#36827;尺。”

    黄雀跟泄了气一样,苦笑着道。

    “秦先生,真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不知道怎么说了,我要是说我是从朱雀那偷听到的消息,你信么?”

    “不信。”

    “我也不信,但我的记忆告诉我,我是真的在她那偷听到的消息,但更具体的,我却记不起来了,越想越模糊,不怕你笑话,我自己都不相信,我?#24515;?#21147;,在朱雀那偷听到消息,还不被她发现,不,我根本没能力从她那偷听到消息。”

    想到了秦阳给的筹码,黄雀一狠心,索性脸也不要了。

    “当年我曾经想去朱雀那偷窥,但我根本做不到,她明明发现我了,却没有点明,后面我越来越大胆,火气上涌,就什么手段都用上了,甚至强行砸墙,都没用。

    本来我觉得,这是朱雀特意让我听到的,可我去找大姐了,大姐说我听到的话不是朱雀说的,而且我也不记得,当时记忆里的朱雀是给谁说这件事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索性直?#27833;?#30772;了这个消息,大家都知道了,都防着点,看那内奸能干什么。”

    ?#21834;?#31206;阳无语了,这?#19968;錚?#33041;子虽然练成了肌肉,那也是肌肉大块头里的人才啊。

    “行了,你去吧,这个东西送你了,带着应该有点作用。”

    秦阳丢出一?#33258;?#20809;套装给黄雀,虽然品质不太高,但起码?#34892;?#38450;御力,一般的神魂攻击,还是能挡住的,尤其是那种慢慢渗透的,太强的挡不住,也可以当做示警的法宝用。

    黄雀接住圆光套装,稍稍实验了一下,立刻佩戴起来,好看不好看不重要,好用才?#23567;?br />
    趁着黄雀摆弄圆光套装的瞬间,秦阳的眼睛微微一眯,瞳孔化作了十字,瞳仁之外,一圈铜环浮现,同时,瞬间催动了一下思?#24535;鰨?#30475;了黄雀一眼。

    就是这一眼,黄雀却直接炸了毛,仿若遇到了危险一般,警惕的抬起头打量着周围。

    ?#38712;?#20040;了?没事了就快去吧,别死在战场上了。”

    “没事,就是感觉,刚才好像有谁窥视,就像是要把我?#21019;?#20102;一样。”

    送走了黄雀,秦阳遥望着虚空。

    黄雀应该没问题,他没看到任何特别的力量,依附在黄雀身上,还有,黄雀被窥视的?#20174;Γ?#32905;身本能会让他的身体,先一步做出?#20174;Γ?#37027;一点点差别,秦阳感受的非常清楚。

    真正的体修?#31354;擼?#32905;身的本能感知,?#20011;?#36229;出了神魂、意?#19969;?#20116;感等一系列其他感知,会先一步发现危险的存在。

    也就是他没怀疑过自己,才会不确定是谁窥视的那一眼。

    ?#27604;唬?#31206;阳觉得更大的可能,是他发现不了,开启了思?#24535;?#30340;一瞬时间里,思绪被加速到极致,秦阳还只是惊鸿一瞥的看了一眼,应该是快到黄雀根本?#20174;?#19981;过来的地步。

    但这样,黄雀的肉身却还是察觉到了,足以说明他的确是一个很强的体修,从厮杀之中?#22303;?#20986;来的本能,比秦阳在大荒见过的那些体修?#31354;?#36824;要强。

    他被人阴了,让他拥有了不存在的记忆有可能,出现幻觉也有可能,但他被渗透,不太可能,这种看起来脑子都练成肌肉的?#19968;錚?#26412;能?#20011;?#36229;出了自我意识,反倒是不太好渗?#28014;?br />
    坐着飞舟,向回折返,半天之后,秦阳终于看到了一座座倒金字塔悬浮在虚空中,越过其中一座,继续飞行,半柱香之后,秦阳浑身的寒毛开始炸立,一种危机感应浮上心头。

    周围还算平稳的星力,变得暴躁,灵气骤然间变得极为稀薄。

    秦阳眼睛一眨,瞳孔化为了十字,放眼望去,周围的一切,都像是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不甚清晰,那一层薄膜,甚至会随着秦阳的视线,泛起一丝丝涟漪。

    秦阳眼睛微微一眯,?#24656;?#20004;道神光射出,如同利刃,对着虚空一斩而过,所有的涟漪都随之消散,薄雾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回头望去,后方极远的地方,的确有一座倒金字塔,可那不是基地附近的,而是阵群核心的一座倒金字塔。

    不知不觉之间,他?#20011;?#26469;到了外层战场。

    秦阳挠头笑了笑,想要扭曲他的感知,让他往相反的地方走,对手实力很诡异啊。

    而且,黄雀是不是只是被对?#22204;?#29992;了,要引他出来做的局?

    秦阳转身向回飞,飞了不过十几个呼吸,便停了下来,他?#20011;?#23519;觉到,阵群?#20011;?#21551;动了,而他被挡在了外面,再往前走,肯定会遭受到攻击。

    拿出随身的令牌,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这个临时令牌,?#20011;?#22833;去了作用。

    回忆了一下之前看到的记载,不是巡天使的人,只要有令牌,的确可以随意进出,但有一种情况,临时令牌,出来了就回不去了,那就是防御阵线,一级戒严的时候。

    秦阳收起令牌,忽然笑了。

    “真把我当?#24605;?#20102;么?行,正?#20204;?#21518;账一起算了。”

    念头一动,丑鸡出现在秦阳的左肩上,右手握住了一直没怎么用的魔?#19969;?br />
    “秦有德,你跑这里干什么?”

    “出来开开杀戒,正好顺?#33267;读兜丁!?br />
    魔头从魔刀里蹦出来,舔着舌头,满脸兴奋。

    “主子,要杀谁?”

    “听说这里?#24515;?#30340;老乡,我还没见过,我也见到的时候宰上万八千个,就是不知道你这一点魔头样子都没有的?#25628;?#21040;底行不行?”

    “行,绝对行,我可没什么老乡,宰了就宰了。”

    魔头都就像是?#36824;?#20102;几十年禁?#30504;?#24573;然自由了一样,亢奋的快要嚎出来了。

    自从凝聚出来,有了自我意识,就落入了秦阳魔掌,被镇压在海眼里,见多了惹不起的大佬,再加上自家主子心地善良,不?#19981;?#30733;人,他就只能?#20384;?#23454;?#24213;員眨?#30465;的那天蹦跶的欢,转头就?#33618;?#21435;填海眼了。

    海眼里最大的那位大佬出去了,那个极品镇压位置,可还空着呢,他可不想惹?#20204;?#38451;不高兴,被永世镇压在那里。

    那里可是他主子都没办法救出来的地方,之前那位被镇压的大佬走的时候,还专门给他说过了,能从那里逃出来的东西,普天之下就只?#24515;?#20040;一件,而且被用掉了。

    魔头压制着兴奋,低眉顺眼的蹲在化血魔刀上,身为一个魔头,?#38750;笠丫?#19968;降再降了,主子肯拿魔刀出来砍人就行,其他的不重要。

    秦阳坐在飞舟上,继续向着战场深处前进。

    不多时,飞舟停下,秦阳收起了飞舟,凌空而立,屈指对着前方一指,一点黑色雷光飞出,转瞬之间,化作一条黑雷组成的大江大河,?#32487;?#32780;去。

    黑雷?#32487;冢?#20805;斥着毁灭气息,仿若要毁掉前方的一?#23567;?br />
    前?#23047;此破?#38745;的虚空中,仿若被人揭开了帘子一般,一股股黑气,分散开向着两边冲去,避开了黑雷的冲击。

    黑雷潮倒卷回来,环绕在秦阳周围,秦阳看着眼前无数异兽,眼睛骤然放光。

    好多食材。

    可是想了想,催动了思?#24535;?#19968;瞬,再看了一眼,立刻察觉到之前摸到的那种古?#33267;?#37327;,覆盖在每个异兽身上。

    ?#19978;?#20102;,多好的食?#27169;?#21364;染了病,吃不成了,只能?#20599;?#28954;化了。

    “有会说人话的么?出来聊五块灵石的。”

    话音落下,秦阳的身?#21361;丫?#21270;为一道残影,冲了出去,头顶一层光环浮现,元磁神环强行撕扯着黑色雷潮,跟随着秦阳的身影,冲入到兽群之?#23567;?br />
    秦阳脚下道纹?#20102;福?#36319;一只苍蝇飞入了狼群一般,来回腾挪?#20102;福?#26681;本没有一个异兽能摸到他的衣角,而身后被强行撕扯着,勉强跟上秦阳的黑色雷潮,?#21152;?#32780;过,所过之处,所有被淹没的异兽,都被强行轰杀成飞灰。

    胤帝留下的黑色雷海,被他全部吞了,炼化过后,?#20011;?#26159;属于他的力量,以元磁神环掌控,当做法宝用也挺好用的,毕竟,胤帝的一般进攻,也不是一般修士能硬抗的。

    随着秦阳腾挪闪耀,大群大群的异兽化为飞?#36965;?#26368;大的两头黑雾虬龙,从两侧交汇,向着秦阳夹击而来。

    两头身长数千丈的黑雾虬龙,张口一吐,大片的黑雾,从两侧夹击而来,那些来不?#23736;?#36991;的异兽,被卷入到黑雾之中,立时惨?#37034;?#22158;了起来。

    短短一两个呼吸,就有大群靠近秦阳的异兽,化为枯骨,还有一些异兽,想要逃开,可他们的骨骼?#21019;?#36523;体里先行冲了出来,只留下血肉在后面,眨眼间也跟着暴毙而亡。

    秦阳眉头微蹙,甩手将魔刀丢向其中一头黑雾虬龙的嘴巴里。

    魔刀被腐蚀的锈迹斑斑,转瞬便再也无法维持本地,化作一道血光,魔头的身形崩溃,尖叫着冲进黑雾虬龙的体内。

    血光穿梭流转,吞噬黑雾虬龙的生机,慢慢的,魔头重新凝聚出身?#21361;?#25163;握一把血色短刀,狂笑着在黑雾虬龙体内穿梭,任?#31454;?#38654;虬龙如何变化身?#21361;?#37117;一直维持着待在其体内的状态。

    而秦阳拿出昊阳宝钟,对着另外一头黑雾虬龙。

    真元灌入其中,昊阳宝钟仿若一?#33267;?#26085;升起,丑鸡化身金乌,在烈日之中,展翅一声啼鸣,伴随着一声钟声,大日之光,犹如实质一般,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一圈圈光晕涟漪扩散开,黑雾虬龙的身形崩溃,化作黑雾躲避?#25749;Γ?#20294;在这大日之光里,黑雾却仿若被蒸发了一般,飞速的消散,死的更快了些。

    刺目的光辉,在昏暗的虚空中绽放,当光辉慢慢的暗淡下去,所有的异兽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秦阳继续前进,又遇到了源源不断的异兽,这一次还有妖邪在里面。

    继续平推过去,哪怕这里的灵气极度稀薄,力量暴躁无比,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区别,虚空真经?#20011;?#32435;入到自身修行体系,在这里他根本不会有力竭的危机,更别说他平日里就有储备力量的习惯,只是这种程度的交锋,激战一年也消耗不完。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秦阳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杀气?#20011;?#21040;?#25628;?#21046;不住的地步,周身凝聚成黑色的杀气,如同黑色的油污,缭绕在他周身。

    而异类、妖邪、巨兽,还是源源不断的袭来,整个世界?#36335;?#21482;剩下他一个活人,无尽的虚空,只剩下杀戮,秦阳?#20011;?#38519;入到杀戮之中无法自?#21361;?#24847;识都仿若被麻木了。

    这边刚杀完一波,一只纤细的手凭空出现在秦阳身后,轻轻的拍向他的后脑。

    眼睛都杀红的秦阳,骤然转过身,张口一喷,半透明的符文剑飞出,直接?#21019;?#20102;这只纤细的手。

    荡魂剑的力量,忽然散开,周围的一切,都仿若破碎的琉璃,骤然崩碎,外面的一切,都还是外层战场的虚空,可却跟刚才不同了。

    他还站在第一波遇袭的地方,而他的对面,朱雀静静的悬在那里。

    秦阳伸手一招,符文剑重新飞回来,朱雀那流?#39318;?#40092;血的掌心,?#29468;?#24930;的?#25351;?#20102;正常。

    “你根本没有陷入杀戮,你怎么发现的?”

    “只是刷怪而已,当年我刷怪杀掉的何?#39592;?#19975;,这么点就想让我入魔,除了真实点之外,还有什么可称道的?”秦阳冷笑着嘲讽了一句,揉了揉脸?#30504;?#30524;中的血色?#29468;?#24930;褪去。

    “被你?#21019;?#20102;也无所谓。”朱雀面色冷淡,一?#23047;?#20986;,出现在秦阳身前,一掌拍向了秦阳的脑门。

    秦阳脚下道纹浮现,身形骤然向着侧面滑去,可朱雀的身形却如?#20843;嫘危?#21516;步跟了过来。

    秦阳连续闪避了数次,却依然无法躲过去,只能伸出双臂硬抗,但朱雀的那一掌,却同步穿过了双臂,一掌击中秦阳面门,将秦阳的脑袋轰爆。

    嘭的一声,秦阳炸开,消失不见。

    朱雀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但她立刻转身,一掌拍出。

    秦阳的真身,出现在她身后,手握符文剑,捅向她的后心。

    朱雀面色平静,以掌心,?#27493;?#36825;一剑。

    可忽然,秦阳手握的符文剑,却变成了化血魔刀,魔刀?#21019;?#20102;她的掌心,刀身也随之暴涨,直接将其?#21019;?br />
    朱雀眼中带着一丝惊愕,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化的,之前那个是分身,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她的身形慢慢扭曲,变化成一个空有人?#21361;?#21364;没有任何特征的黑色怪物,在魔刀上激烈的挣扎着。

    “我没说错吧,带你来杀你的老乡,没想到第一个碰到的,就是个比?#20384;?#23475;的老乡。”

    秦阳呲牙一笑,手握魔刀,将这个如同黑色影子一样的怪物,砍成了碎片,所有的碎片,都被魔?#38203;?#22124;了进去。

    血刃表面,隐约能看到魔头正在跟什么东西战斗,很快,战斗平复,魔头将对方吞噬干净。

    “主子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24515;?#20320;都没?#20174;Α!?br />
    “从你消失的那一刻。”

    从第一波遇到埋伏,交手结束之后,秦阳就知道中招了,他能?#36824;?#24785;,魔?#24230;?#19981;见了,不是不想,只能是对方不能蛊惑魔刀,才会留下破绽。

    被符文剑捅了一剑,能如此轻描淡写,除了没有神魂之外,没有第二种解释了,至少以朱雀的境界,不可能毫发无伤。

    这么一算,除了天魔之外,不会有别的东西了,只不过不知道天魔在哪,他不露真身,秦阳也杀不掉他。

    想要杀掉魔头,最容易最彻底的办法,自然是用魔头杀魔头。

    而正好,?#29369;?#39764;的蛊惑着挣出来的瞬间,他就感觉到魔?#35835;耍?#37027;还用什么?#19978;?#30340;。

    正在这时,感觉到有人靠近,秦阳念头一动,收起了魔刀,拿出了符文剑。

    几个呼吸之后,两道流光在他身前出现,化作朱雀和黄雀的样子,黄雀看到秦阳,?#25376;行?#24847;外。

    “秦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我没事,只是迷失方向了而已。”

    “那就好,秦先生跟我们来吧,战场上有只天魔出?#33267;耍?#19968;个人太过危险,还是跟大?#19968;?#21512;比较好。”

    ?#23736;鰲!?#31206;阳点?#35828;?#22836;,在黄雀转身的瞬间,一剑捅了过去。

    黄雀的身体骤然一扭,避开这一剑,而后才一脸惊骇的道。

    “秦先生?”

    “你都说有天魔出?#33267;耍?#25105;?#27604;?#35201;确认一下身份。”说完这句话,秦阳稍稍一顿,补了一句:“我侄子是山谦的关门弟子,长辈是山谦的挚友,我称长秋雨为师兄。”

    听到这话,黄雀到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得,不用反过来验证了。

    秦阳转头看向朱雀,朱雀淡淡一笑,很平静的道。

    “保险起见,秦先生想怎么验证,都可以。”

    秦阳想了想,笑呵呵的来了一句。

    “来猜拳吧,以朱雀使长的聪慧,肯定可以猜到我出什么,你肯定能赢。”

    秦阳面带微笑举起手,然后猛的落下出?#23567;?br />
    朱雀面色微微一变,根本来不?#23736;?#24819;了,千钧一发之?#21097;?#22905;出了剪刀,而秦阳是?#32908;?br />
    秦阳抬起头,笑了笑道。

    “看,我就说吧,朱雀使长肯定能赢我的,我们快点走吧,不是说这里有天魔吗。”t21902181{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