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游戲競技 >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 第1116章:殺匈奴單于王

第1116章:殺匈奴單于王

推薦閱讀: 地球最強奶爸我有億萬神話基因炮灰嫁給了她的謝先生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西域聯軍龐大,并不好躲藏,而且江浩也沒有可以躲藏,很快就被匈奴人的斥候發現,大單于立刻下令,周圍各部收攏兵力,呈扇形向西域大軍包圍過來。(全本小說網,http://www.hsnyy.club

    看著地圖,江浩對身邊的迪娜道“匈奴人想要把咱們逼入死角,可他們卻不知道,他們一切的軍事行動皆在我監控之下,怎么可能讓他們合圍。”

    “傳我軍令,大軍向東北方向快速行軍50里,隨后在山后埋伏,只要那邊的匈奴人一來,咱們就出其不意將其殲之!”江浩道。

    轟隆隆!

    萬馬奔騰,馬蹄踩在草原上,發出隆隆的轟鳴聲,向著東北方向快速進發,在到達山后軍隊停下。

    堅昆王聽從單于王命,帶領自己部族戰兵八千多人過來,準備和其他小王一起圍困西域人,騎在馬上,抬頭看看天空,一只金雕翱翔而過,堅昆王笑著對旁邊的屬下道

    “看到那只金雕了嗎,咱們匈奴人是這草原上的王者,翱翔在天空的金雕,那些西域人愚蠢至極,竟敢來草原挑釁咱們的威嚴,這次大軍圍困,必殺他們個稀里嘩啦,把他們全部留在草原上。”

    “聽說西域人現在全都臣服于這個西域王江浩,只要咱們殺了那個江浩,西域人肯定沒有能力在阻擋咱們匈奴大軍,將西域諸國收入匈奴版圖指日可待,哈哈哈哈。”

    “啾啾啾~~!”

    金雕在天空發出幾聲鷹唳,隨后飛遠。

    轟隆隆~~!

    遠處傳來馬蹄的隆隆聲,匈奴人聽了心中就是一驚,隨后往山坡看去,發現山坡上不斷出現戰馬的身影,密密麻麻,排出去幾里遠。

    剛剛還豪情滿懷的堅昆王,看到這個場景嚇得就是一個激靈,“不好,是西域人,中埋伏了。”

    “所有人,抽出戰刀準備戰斗!”堅昆王大聲吼道。

    “殺!”

    西域聯軍中忽然傳出震天的喊殺聲,龐熊、程勇、牛開山、柯基等將領紛紛抽出冰刃,各領自己本隊人馬,揮舞著戰刀,嘴里吶喊著從山坡上沖下來。

    西域人從上自下俯沖,占盡優勢,匈奴人出了逃跑,根本沒有加速的距離,只能硬著頭皮頂上去,兩軍威勢和速度在沒有交手前就已分高下。

    轟隆!

    終于,兩只軍隊如排山倒海般相撞在一起,若隆隆沉雷響徹山谷,如萬頃怒濤撲擊群山,手中彎刀鏗鏘飛舞,長矛與投槍呼嘯飛掠,密集箭雨如蝗蟲過境鋪天蓋地,沉悶的喊殺與短促的嘶吼直使山河顫抖!

    只是一輪沖擊,匈奴人大軍就被沖了個稀里嘩啦,不見隊形,這種情況對古代戰爭來說非常危險,隊形一散無法指揮,下場就是被分割屠殺。

    “殺啊!”

    “匈奴人去死吧!”

    廝殺了半個時辰,這場戰斗就進入了尾聲,最后以堅昆王被殺告一段落,堅昆王躺在血泊中,看著蘭蘭的天空,一只金雕飛過,他的手指動了動,用最后的聲音虛弱的說道,“難道,我們匈奴人不是草原上的金雕嗎?”

    如果江浩在這里,會告訴他,不是,即便是這個世界沒有江浩,幾十年后,匈奴人也會被漢人打垮,最后消亡在歷史中。

    到是有一支匈奴人帶著部族遠走,一直走到歐洲,隨后在歐洲掀起了血雨腥風。

    當時的匈奴王阿提拉,率領自己的騎兵隊伍,在歐洲大陸縱橫馳騁,鐵蹄踏遍歐洲,所向無敵,使歐洲人聞風喪膽,歐洲人給了他一個稱呼,‘上帝之鞭’。

    第二個被稱為‘上帝之鞭’的是成吉思汗。

    金雕回到江浩手上,江浩摸了摸自己的寵物,喂給它一條肉,匈奴人自比草原金雕,而金雕只是江浩的寵物。

    “稟主公,全殲敵軍!”龐熊過來匯報。

    江浩點點頭,“以最快速度打掃戰場,帶走馬匹即可,其他舍棄,咱們還有下一場戰斗。”

    “得令!”

    軍隊以最粗糙的方式打掃戰場,只留可用戰馬,其余不要,只用了半個時辰就弄好,隨后轟隆隆的再次開拔,等到了夜間,大軍已經奔出百里之外,在一處湖邊駐扎。

    匈奴人想要搞合圍戰術,想法不錯,是草原最好的戰法,可在開了全地圖的江浩面前,這一招一點作用也沒有,江浩完全可以逐個擊破。

    草原的夜晚是寒冷的,眾人圍著火堆烤火聊天,很多人都在興奮的聊著這些日子的戰績。

    “赫連,你殺了多少匈奴人?”

    “戰功簿記十八個。”赫連一臉自豪的說道。

    “那還有十二個就可以換到大王的仙符了,我才只殺了六個,何時能到三十人功啊。”有人羨慕道。

    “一張仙符一條命,那可是大王嘔心瀝血才畫出來的,何其金貴,三十功一張符,我告訴你,有的是人愿意用萬金來換,你信不信。”赫連道。

    “萬金,可以賣的嗎?”有人追問道。

    “大王沒有禁止啊,我也問過百夫長了,百夫長說應該可以,我告訴你們,只要得一張仙符,只要活著拿回去賣掉,足夠一家人今后富足一生。”赫連道。

    “就怕到死也賺不到?”有人嘆聲道。

    “命沒了,下輩子還可以再來,錢這輩子沒賺到,我死了都不甘心!”赫連大聲道。

    其他人想了想,有人跟著說道“對,不就是殺匈奴人嗎,死了算,活著干,玩命罷了,萬一拼出一個萬貫家財呢。”

    “玩命罷了,拼一個萬貫家財!”

    休息一夜,解除負面狀態,軍隊再次出發,這次江浩來了一個迂回戰術,在遠方又發現一只過來合圍的軍隊,人數約莫萬人,也不知道這個又是什么王,無所謂了,反正草原上的王很多。

    通過金雕勘察地形,又根據那只軍隊的行軍路線,江浩估算他們必然會在某處河邊駐扎,相差應該不下10里,江浩則在那只軍隊絕對不可能路過的地方二十里外,選了一處地方。

    行軍百多里過去,好好休息了半天,狀態養的十足,傍晚十分,那只匈奴人的大軍真的在江浩計算的方位駐扎,放開馬匹去河中吃草喝水,其他人開始做飯,一直到了晚上才休息。

    今晚月朗星稀,可以看出去百多米遠,能見度極高,時間到了深夜,遠方忽然傳來轟隆隆的馬蹄聲,已經睡著的匈奴人全部被驚醒,“敵襲,趕緊出去迎戰!”

    可是當匈奴人拿著自己的戰刀出來,西域聯軍已經殺到近前,很多人連自己的戰馬都沒有找到,西域人的彎刀就劃過了他們的脖頸。

    偷襲,江浩最喜歡的戰術。

    以最大優勢,最小戰損,獲得最大勝利。

    無恥這個詞,用在戰爭上叫謀略,孫子兵法云,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過程不是重點,結局才最重要。

    殺完這只部隊,江浩的西域聯軍又消失了,匈奴大單于在得知這些消息后,氣的拍桌子。

    “派出更多斥候,如果任由西域人在草原來去,那我匈奴人顏面何存,命令左右都尉整軍,本單于要親自出征,集合二十萬大軍,就不信抓不住他們。”

    匈奴人全部動起來,到處是駐扎的軍隊,讓江浩也感受到了一絲緊張,不過僅僅只是一絲,只不過需要他在地圖前多看上兩分鐘而已。

    五日后,江浩滅折蘭王部八千戰兵。

    十日后,滅日隨王部六千戰兵。

    十三日后,又滅休屠王一萬二千大軍,休屠王被亂刀砍死。

    十五日,匈奴人合圍江浩,西域聯軍卻從一側直接殺出去,連續跑了三日后不知所蹤。

    在一處易守難攻的丘陵,江浩讓大軍修整三日,什么也不做,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徹底休息,三日后,整支軍隊再次變的雄糾糾氣昂昂。

    如今這些戰兵都已經磨練出來,成為最精銳的百戰老兵,雖說連日大戰,讓西域聯軍也損失了四千人,可戰斗力不降反升,綜合戰力更強了。

    啾啾啾!

    天空傳來鷹唳,一只金雕落下,停在江浩的手臂上。

    江浩撫摸它的腦袋,查探信息,江浩眼睛忽然一亮,喃喃自語道“是匈奴大單于的金帳!”

    此時匈奴大單于的王帳就在兩百里外,距離江浩不遠不近,快速行軍兩日就可接觸上。

    而在金帳周圍,有兩只大軍,人數約莫都在一萬五千人左右,距離三十里,成為金帳兩翼,而金帳人數約莫在兩萬人左右,看來這些就是匈奴大單于最精銳也是最核心的戰力了。

    而在更遠的地方,百多里外,還有一支大軍,人數在三四萬左右,能有如此多的戰兵,江浩猜測可能是匈奴左賢王。

    江浩沉思良久,手指在地圖慢慢劃過,終于在一個地方停下,“落狼谷地,就是這里了。”

    將所有將領叫道營中,江浩仔細布置戰略,眾將領一聽要伏擊匈奴大單于,一個個變得非常興奮,感覺像打了激素一樣,如果真的能干掉匈奴大單于,那他們必將被載入史冊。

    “主公,此計可有把握?”蘇牧問道。

    “只要你們配合無間,本王有把握給匈奴大單于狠狠一擊,或可襲殺匈奴王,最不濟也要斷他一只臂膀。”江浩自信的說道。

    西域聯軍進入伏擊圈,分散成五支戰隊,各有職責,就在匈奴人出現時,左翼大軍忽然遭到兩只萬人西域聯軍的襲擊,偷襲加實力,頓時讓左翼軍處于下風,有被圍殺的可能。

    匈奴大單于接到情報,立刻命令本隊一萬人前去支援,而就在這時,右翼又傳來消息,右翼也出現了西域人的大軍,看旌旗,人數約莫在2萬人。

    其實江浩只是故布疑陣,右翼只有不足一萬人而已,只是錦旗多,看上去人很多的樣子。

    因為有之前右翼的先例,匈奴大單于不疑有他,此時本隊只有一萬人,大單于想了想,命令道,“派五千人前去支援。”

    就這樣,大單于金帳只留五千人守護,原本根據大單于的計算,江浩的西域聯軍只有五萬人,兩邊都有兩萬多人,他根本沒有實力來襲擊自己,可是就在第二批支援部隊離開半個時辰后,匈奴人金帳前方出現了一支大軍,人數約莫一萬五千人,匈奴王眉頭深皺,感覺事情不妙。

    西域聯軍陣中豎起兩面大氣,一面上書一個碩大的‘江’字,另一面上面寫著‘西域王’三個黑金大字,兩面大旗隨風獵獵招展。

    匈奴大單于看向旗幟下面,之間一個身穿亮銀鎧甲的男子坐于馬上,江浩自然也看到了那個身穿一身黃袍的男子,兩人距離遙遠,雖看不真切,卻都知道對方在打量自己。

    嗆啷!

    江浩拔出腰間隕鐵長劍,用力往前一揮手。

    “全軍突擊!”

    隨著江浩一聲令下,大軍向著匈奴人金帳狂奔而去,匈奴王咬了咬牙,狠狠說道“西域王只會使這些陰謀詭計,如此看來,也只是一個卑鄙小人,我們往左側翼撤退,必可破他陰謀。”

    “派出三千人前去阻擊,我們撤退。”

    轟隆隆,

    三千單于親軍敢死隊,吶喊著揮舞戰刀狂奔過去,他們的使命只有一個,用自己的生命,為自己的王爭取逃跑時間。

    “殺啊!”

    西域聯軍前軍與匈奴親衛撞在一起,展開了一場廝殺,西域聯軍的沖擊也因此為之一頓。

    而匈奴王卻帶著另外兩千親衛向西側逃去,江浩一看對方要跑,立刻下令道“金大毛,帶領親衛隨我追殺匈奴王!”

    “得令!”

    “禁衛軍,隨王出擊!”

    轟隆隆,江浩帶著三千親衛向著匈奴王追去,后面更是跟隨八千騎兵,江浩一馬當先,就像一支箭頭射向匈奴王騎兵。

    馬蹄狂奔,塵土飛揚,好一派追殺場面。

    三十里本就不長,匈奴王已經遠遠看到了自己的軍隊,此時正在圍剿一支西域聯軍,匈奴王知道,只要自己到了那邊,就能攻守轉換,翻身殺了身后追來的西域王。

    他回頭看了一眼,此時西域王的戰馬距離自己只有三四百米,他心里冷冷一笑,任你陰謀詭計,今日也不能奈我何。

    就在這時,匈奴王眼眸一縮,他看到江浩拿出碩大的彎弓,搭上一支長箭,弓弦拉成滿月,那把弓應該不下五石,如此重弓對方竟能拉成滿月,可見力氣之大。

    “嗖!”

    長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向著匈奴王射來,匈奴王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剛想躲閃,可是已經來不及。

    “噗!”

    長箭穿胸而過。

    單于王的眼神一凝,身子猛地向著地面栽去,此刻單于王身后還有上千親衛一起跟隨奔跑,速度飛快,控制不住馬匹,馬蹄紛紛從單于王的身上踏過,碾落成泥化作塵。

    看到這一幕,西域聯軍頓時發出一陣歡呼,齊齊高聲大喊起來,“單于王死了,單于王被西域王射殺!”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
永利棋牌 金沙棋牌 真人 炒股神器app 追光娱乐app官网下载 体彩p3小红报286期 10分赛车 |app平台 壹方达配资 中国第一支基金是 宝博捕鱼官方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开 湖北麻将赖子晃晃规则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大地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3d开奖号和试机号 重庆幸运农场彩票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