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

推薦閱讀: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夢里一番滄海桑田,恍惚睜眼一看,日影西斜,卻不過三四個時辰。

    這一場夢下來,仿佛多撿了七八萬年的活頭,平白令人又蒼老些。

    夜華果然已不在房中,我悵然望了會兒頭頂的帳子,著力避著胸口處的重傷,小心從床上翻下來。這一翻一落的姿態雖瀟灑不足,但四腳著地時絲毫未牽著傷處,忒實用,忒穩便。

    炎華洞中迷霧繚繞,墨淵的身影沉在這一派濃霧里若隱若現,我捏個訣化出人形來,朝他所在處一步一步挪過去。

    果然是我操多了心,迷谷將墨淵伺弄得甚妥帖,連散在枕上的一頭長發也一縷縷仔細打理過了,便是我這等獨到細致的眼光,也挑不出什么錯處來。

    只是清寒了些。

    我怔怔地在他身邊坐了會兒。那一雙逾七萬年也未曾睜開的眼,那一管挺直的鼻梁,那緊抿的嘴唇,可笑七萬年前初見他時我年幼無知,竟能將這樣一副英挺容顏看做一張小白臉。

    可即便是那等傾國傾城的容顏,卻在一瞬間,將一個沉靜的面容定格成了永遠。七萬年未曾見過他的笑模樣,回望處,只記得昆侖虛的后山,他站在桃花林里,夭夭桃花漫天。

    洞里靜得很,坐久了便也有些冷,我將他雙手抱在懷中捂了會兒,打了個哆嗦,又出洞去采了些應時的野花,變個瓶子出來,盛上溪水養著,擺在他的身邊。如此,這洞里便終于也有一絲活氣了。

    又枯坐了一會兒,突然想起再過幾日便是梔子的花期,正可以用上年積下的細柳條將它們串起來,做成一副花簾掛在炎華洞口,彼時一洞冷香,墨淵躺著也更舒適些。于是便漸漸高興起來。

    眼見著天色幽暗,我跪下來拜了兩拜,又從頭到尾將整個炎華洞細細打量一番,匆匆下山。

    天上正捧出一輪圓月,半山的老樹影影綽綽。我埋頭行了一半的路,猛然省起下山也無甚緊要事,便將腳步放慢了。

    此前我因一直昏著,便不太曉得是哪個幫我包扎的傷口。想來也不過夜華、迷谷、畢方三個。不管是他們三個里頭的哪一個,終介懷我是個女子,即便我化的狐貍身,卻也只是將我滿身的血跡擦了擦,并沒扔進木桶里沐一回浴。方才又爬一回山,且在炎華洞里里外外忙一陣,如今閑下來,山風一拂,便覺身上膩得很。

    楓夷山半山有一個小湖泊,雖然同靈寶天尊那汪天泉不能比,尋常沐個浴倒也綽綽有余。這個念頭一起,我默默回憶了會兒去那小湖泊的路徑,在心中想踏實了,興沖沖調轉方向,朝那小湖泊奔去。

    脫下外袍,將傷處用仙氣護著,一頭扎進水里。這湖里的水因是積年的雪水所化,即便初夏,漫過來也是撥涼撥涼。我冷得牙齒上下碰了三四回,便先停住,澆些水將身上打濕,待適應了,再漸漸沉下去。

    沉到胸口時,打濕的襯裙緊貼在身上,不大舒爽,青碧的湖水間染出一兩絲別樣的殷紅,映著襯裙倒出的白色影子,紅紅綠綠的,倒很得幾分趣致。

    我尋思著這個當口怕也沒什么人會來湖邊溜達,便猶豫著是不是將襯裙也除了。

    將除未除之際,耳邊卻猛聞一聲怒喝:“白淺。”

    連名帶姓喝得我一個哆嗦。

    這聲音熟悉得很,被他連名帶姓地喚,卻還是頭一遭。

    我哆嗦一回又驚訝一回,原本借著巧力穩穩當當站在湖里,一個不小心便岔了心神沒控制住力道,身子一歪,差點直楞楞整個兒撲進水中,受一回沒頂之災。

    終歸我沒受成那沒頂之災,全仰仗夜華在那聲怒喝之后,趕忙掠過大半湖面到得湖中心來,將我緊緊抱住了。雖則擾我心神的那聲怒喝也是他喝的。

    他本就生得高大,雙手一鎖,十分容易就將我壓進懷中。我胸口處原本就是重傷,被他那一副硬邦邦的胸膛使力抵著,痛得差點嘔出一口血來。因他未用仙氣護體,連累一身衣衫里外濕透,滴水的長發就貼在我耳根上。

    我同他實在貼得近,整個人被他鎖著,看不到他面上的神色,只緊貼著的一副擂鼓般的心跳聲,令我聽得十分真切。

    我只來得及將自己未除襯裙這英明的作為佩服一番,身子一松,唇便被封住。

    我一驚,沒留神松開齒關,正方便他將舌頭送進來。

    我大睜眼將他望著,因貼得太近,只見著他眼眸里一派洶涌翻騰的黑色。雖是大眼瞪小眼的姿態,他卻仍沒忘了嘴上的功夫,或咬或吮,十分猛烈用力。我雙唇連著舌頭都麻痹得厲害,隱約覺得口里溢出幾絲血腥味來。

    喉嚨處竟有些哽,眼底也浸出一抹淚意,恍惚覺得這滋味似曾相識,牽連得心底里一陣一陣恍惚。

    他輕輕咬了咬我下唇,模糊道:“淺淺,閉上眼。”

    這模糊的一聲卻瞬時砸上天靈蓋。砸得我靈臺一片清明。我一把將他推開。

    水上不比平地,確然不是我這等走獸處得慣的,加之身上的七分傷并心中的三分亂,將將離開夜華的扶持便又有些東倒西歪。

    他便又將我抱住,此番卻曉得避開胸口的傷處了。我尚未來得及說兩句面子話,他已將頭深深埋進我肩窩處,聲音低沉喑啞:“我以為,你要投湖。”

    我一愣,不曉得該答什么話,卻也覺得他這推測可笑,便當真笑了兩聲,道:“我不過來洗個澡。”

    他將我又摟緊一些,嘴唇緊貼著我脖頸處,氣息沉重,緩緩道:“我再也不能讓你……”

    一句話卻沒個頭也沒個尾。

    我心中略有異樣,覺得再這么靜下去怕有些不妙,叫了兩聲夜華,他沒應聲。雖有些尷尬,也只能再接再厲,盡量將那話題帶得安全些,道:“你不是在書房里閱公文么,怎么跑到這處來了?”

    脖頸處那氣息終于漸漸穩下來,他默了一會兒,悶悶地:“迷谷送飯給你,發現你不在,便來稟了我,我就隨便出來找找。”

    我拍了拍他的背:“哦,是該吃飯了,那我們回去罷。”

    他沒言語,只在水中將我松松摟著。也不知想了些什么。

    過來人的經驗,陷進情愛里的人向來有些神神叨叨,我便也不好驚動他,只任他摟著。

    半盞茶過后,卻打出一個噴嚏來。這雪中送炭的一個噴嚏正提醒了夜華見今我還傷著,不宜在冷水里泡得太久。他便趕忙將我半摟半抱地帶上岸,又用術法把兩身濕透的衣裳弄干,撿來外袍幫我披了,一同下山。

    在湖水中夜華的那一個吻,叫我有些懵懂。猶自記得身體深處像有些東西突然涌上來了,那東西激烈翻滾,卻無形無影,抓也抓不住,只一瞬,就過了,便也不太繼續深思。只在心中暗暗嘆了一回氣。

    夜華在前,我在后,一路上只聽得山風颯颯,偶爾夾帶幾聲蟲鳴。

    我因走神得厲害,并未察覺夜華頓住了腳步,一不留神便直直撞到他身上。他只往左移出一步來,容我探個頭出去。

    我皺了皺鼻子,順他的意,探頭往前一看。

    楓夷山下破草亭中,晃眼正見著折顏懶洋洋的笑臉。

    他手里一把破折扇,六月的天,卻并不攤開扇面,只緊緊合著,搭在四哥肩膀上。四哥翹著一副二郎腿坐在一旁,半瞇著眼,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見著我,略將眼皮一抬:“小五,你是喝了酒了?一張臉怎的紅成這樣?!”

    我作不動聲色狀,待尋個因由將這話推回去,卻正碰著夜華輕咳一聲。折顏一雙眼珠子將我兩個從上到下掃一遍,輕敲著折扇了然道:“今夜月涼如水,階柳庭花的,正適宜幽會么。”我呵呵干笑了兩聲,眼風里無可奈何掃了夜華一眼,他勾起一側唇角來,幾綹潤濕的黑發后面,一雙眼睛閃了閃。{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
闲来广东麻将精华版 188比分直播足球 福建快3怎么买才能中 微信小游戏捕鱼明星兑换码 辽宁快乐12杀号技巧 融易富配资 怎么进微信红包打麻将 迎客松配资 黑龙江省福彩22选5综合 穷胡麻将技巧 湖北十一选五开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北京pk10精准计划 e球彩玩法规则 广西快3豹子最大遗漏值 11选5的走势图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