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靈異恐怖 > 鬼吹燈之昆侖神宮 > 第四十一章 布萊梅樂隊

第四十一章 布萊梅樂隊

推薦閱讀: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魔國陵寢中的塔葬,向來會根據其形制大小,配有兩條殉葬溝,形如二龍戲珠之狀,由于溝中有大量的野獸骨駭作為殉葬品,故此喀拉米爾當地人成其為藏骨溝。沒想到我們從其中一條藏骨溝進入龍頂冰川,最后從地底爬出來,竟然是身在另外一條藏骨溝中。不過這里地熱資源豐富,植被茂密,在喀拉米爾山區也并不多見。

    此時繁星璀璨,峽谷中的地形也是凹凸起伏,林密處松柏滿坡,遮遍了星光,夜空下,山野間的空氣格外涼爽清新,一呼一吸之際,清涼之氣就沁透了心肺之間。我長長的做了兩次深呼吸,這才體會到劫后余生的喜悅,其余的幾個人,也都精神大振,先前那種等候死亡降臨的煎熬焦躁,均一掃而空。

    誰知天有不測風云,谷頂上空飄過一股陰云,與上升的氣流合在一處,眨眼的功夫就降下一場大雨。這昆侖山區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山頂上下雪,山下也許就下雨,而半山腰可能同時下冰雹,我們甚至還沒來得及抱怨天公不作美,就已經被雨水澆得全身都濕透了。

    我摸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看看左右的地形,這山谷空靈幽深,多年來人跡不至,古中那些古老的遺跡多半已不復存在,但一些更早時火山活躍形成的石疊、石隙,在經歷了無數的風雨剝蝕之后,依然如故。離我們不遠便有個洞口,山洞斜嵌入峭壁,其形勢上凸下凹,正是個避雨過夜的好去處。

    我招呼大伙趕緊先躲到洞里避避雨,由于山洞里可能有野獸,所以胖子拎著運動步槍,先奔過去探路,明叔和阿香也都用手遮著頭頂,在后面跟了過去。

    我發現shirley楊卻并不著急,任憑雨水落在身上,仍然走得不緊不慢,似乎是很享受這種感覺,便問她慢慢悠悠地想干什么,不怕被雨淋濕了嗎。

    shirley楊說在地觀音挖的土洞中鉆了大半天,全身都是臟兮兮的泥土,只可惜現在沒有鏡子,要不然讓大家自己照照自己的樣子,多半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了,干脆就讓雨水沖一下,等會兒到了洞中立刻生堆火烘干,也不用擔心生病。

    我聽她這么一說,才想起來我們這五個從地底爬出來的人,全身上下臟得真沒人樣了,的確像是一群出土文物,但這里雖然氣候偏暖,山里的雨淋久了卻也容易落下病來,所以我還是讓她趕快到山洞里去避雨,別因為死里逃生就得意忘形,圖個一時干凈,萬一回頭樂極生悲讓雨水淋病了就得不償失了。

    我帶著shirley楊跟在其余三人之后,進到洞中,一進去便先聞到一股微弱的硫磺氣息。洞內有若干處白色石坑,看來這里以前曾噴過地熱,涌出過幾處溫泉,現在已經干涸了,雖然氣味稍微有點讓人不舒服,但也就不用擔心有野獸出沒了。

    山谷中有的是枯枝敗葉,我和胖子到洞口沒落下雨水的地方,胡亂撿了一大堆抱回來,堆在洞中地上生起一堆篝火,把吃剩下的大只地觀音取出來翻烤。地觀音的肉像是肥大地鼠一般,有肥有瘦五花三層,極為適合烤來食用,烤了沒多大工夫,就已經色澤金黃,吱吱地往下淌油。沒有任何調味品,所以吃的時候難免有些土腥氣,可習慣了之后卻反而覺得越嚼越香。

    火焰越燒越旺,烤得人全身暖洋洋的,緊繃的神經這一放松下來,數天積累下來的疲勞傷痛,全部涌了出來,從里到外都感都疲憊不堪。我啃了半個地觀音的后腿,嘴里的肉沒嚼完就差點睡著了,打了個哈欠,正要躺下瞇上一覺,卻發現shirley楊正坐在對面看著我,似是有話要對我說。

    “和我去美國好嗎”

    這件事shirley楊說了多次,我始終沒有承諾過,因為那時候生死難料,天天活得心驚肉跳,過得都跟世界末日似的,但現在就不同了,既然我們從詛咒的噩夢中掙脫出來,我就必須給她一個答復。我也曾在心中多次問過自己,我當然是想去美國,并不是因為美利堅合眾國有多好,而是我覺得和shirley楊分不開了。

    但是我和胖子現在一窮二白,就算把箱子底都劃拉上也湊不出幾個本錢,去到那邊何以為生我那些犧牲了的戰友,他們的老家大多數是在老少邊窮地區,他們的家屬今后誰來照顧當然shirley楊會毫不猶豫地解決我們經濟上的諸多困難,但自力更生是我的原則。我做事向來不會猶豫不決,但這次我不得不反復考慮。

    于是我對shirley楊說再給我點時間,讓我再想想。要是去了美國,我研究了半輩子的風水秘術就沒用武之地了。從我初到北京潘家園古玩市場開始,我就打算倒個大斗,發上一筆橫財,要不然這套摸金校尉的尋龍訣,豈不是白學了咱們龍樓寶殿都沒少進去過,可竟然沒摸回來任何值錢的東西,這可有點好說不好聽。現在我們這邊出國熱,能去海外是個時髦的事,人人都削尖了腦袋要往國外奔,不管是去哪國,就連第三世界國家都搶著去,都打算反正先出去了再說。我們當然也想去美國,可現在的時機還不太成熟。

    胖子在旁說道:“是啊,當年胡司令那番要以倒個大斗為平生目標的豪言壯語,至今仍然言猶在耳,繞梁三日,這是我們的最高理想了,不把這心愿了了,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香。”

    明叔聽我們說話這意思,像是又有什么大的計劃,連忙對我們說:“有沒有搞錯啊這還沒從昆侖山里鉆出去,便又計劃有大動作了一定要帶上我啊,我可以提供資金和一切必要的物資。雖然這次咱們賠個精光,但有賭未為輸的嘛,我相信胡老弟的實力,咱們一定可以狠狠的撈上一單大買賣。”

    我不耐煩的對明叔說:“別跟著起哄好不好沒看見這里有三位偉大的倒斗工作者,正在為倒斗行業未來的道路,而忘我地交談著嗎這將是一個不眠之夜。”

    明叔賠了夫人又折兵,現下當然不肯放棄任何撈錢的機會,陪著笑繼續對我說:“我當然知道老弟你都是做大事的人,不過一個好漢三個幫,除了肥仔和楊小姐,我也可以幫些小忙啊。我這里有個很有價值的情報,新疆哈密王的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據說哈密王的古墓里面有套黃金經書,那經書每一頁都是金子的,內中更鑲滿了各種寶石,讀一行經文便可以令凋殘的百花再次開放,讀兩行經文就可以讓”明叔邊說邊閉上眼睛搖頭晃腦,就好像那部黃金經卷已經被他摸到了手中,陶醉不已。

    shirley楊見同我正在商量的事情,又被明叔給打斷了,話題越扯越遠,再說下去,可能就要商量去天山倒哈密王的斗了,便清了清嗓子,把我的注意力從明叔的話題中扯了回來。shirley楊對我說:“你明明在擊雷山的神像頂上,已經親口說過了,不想再做倒斗的勾當,想同我一起去美國,可現在還不到一天,你竟然又不認賬了。不過我并不生你的氣,因為我理解你的心情,回去的路還很長,到北京之后,你再給我答復吧。我希望我以前勸過你的那些話沒有白說你知不知道布萊梅樂隊的故事我想這個故事與咱們的經歷有著很多相似之處。”

    我和胖子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從來都沒聽說過什么“不賣煤的樂隊”,shirley楊竟然說我們的經歷與這個樂隊相似她究竟想說什么我實在是琢磨不出“摸金校尉”與“不賣煤樂隊”之間能有什么聯系莫非是有一伙人既倒斗又唱歌于是便問shirley楊什么是“不賣煤的樂隊”

    shirley楊說:“不是不賣煤,是布萊梅,德國的一個地名。這個故事是個童話故事,故事里的四只動物驢子、狗、貓和雞都感到生活的壓力太大,它們決定組成一個樂隊到布萊梅去演出,并認為它們一定會在那里大受歡迎,從而過上幸福的生活。在它們心目中,到達旅途的終點布萊梅,即是它們的終極理想。”

    我和胖子同時搖頭:“這個比喻非常地不貼切,怎么拿我們與這些童話故事里的動物來比較”

    shirley楊說道:“你們先聽我把話說完,它們組成的布萊梅樂隊,其實一直到最后都沒有到達布萊梅,因為在去往布萊梅的旅途中,它們用智慧在獵人的小屋中擊敗了壞人,然后便留在那里幸福的生活下去。雖然布萊梅樂隊從未去過布萊梅,但它們在旅途中,已經找到了它們希望得到的東西,實現了自我的價值。”

    胖子雖然還是沒聽明白,但我已經基本上懂得shirley楊這個故事所指的意思了。從未去過布萊梅的“布萊梅樂隊”,和我們這些從未通過盜墓發財的“摸金校尉”,的確可以說很相似。也許在旅途中,我們已經得到了很多寶貴的東西,其價值甚至超越了我們那個“發一筆橫財”的偉大目標,目的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前往目的地過程中,我們收獲了什么。

    聽完布萊梅樂隊的故事,我沉默良久,突然開口問胖子:“咱們為什么要去倒斗除了因為需要錢還有別的原因嗎”

    胖子讓我問得一愣,想了半天才說道:“倒倒斗這個因為因為除了倒斗,咱倆也干不了別的了,什么都不會啊。”

    聽了胖子的話后,我產生了一種很強的失落感,心里空空蕩蕩的,再也不想說話了。其余的人在吃了些東西后,也都依著洞壁休息,我輾轉難眠,心中似乎有種隱藏著的東西被觸動了,那是一種對自身命運的審視。

    我和胖子的背景差不多,都是軍人家庭出身,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那個年紀是人一生中價值觀世界觀形成的最重要階段,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觀念根深蒂固,學校的老師都被批倒批臭了,學業基本上荒廢了,要文化沒文化,要生產技術沒生產技術。這不僅是我們兩個人的悲哀,也是那整整一個時代的悲哀。后來響應號召“廣闊天地煉紅心”,我們到內蒙最偏僻的山溝里插隊,切實體會了一把百十里地見不到一個人影的“廣闊天地”。我還算走運,上山下鄉一年多就去當了兵,而胖子要不是鐵了心不相信什么回城指標,自己卷鋪蓋跑了回來,還不知道要在山里窩上多少年。

    參軍入伍是我從小的夢想,可我沒趕上好時候,只能天天晚上做夢參加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兵一當就是十年,二十九歲才當上連長。南疆起了烽煙,正是我建功立業的大好時機,但在戰場上的一時沖動,是我的大好前途化為烏有。一個在部隊生活了十年之久的人,一旦離開了部隊,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改革開放之后,有大量的新鮮事物和嶄新的價值觀涌入了中國,我甚至很難適應這種轉變,想學著做點生意,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是那塊材料。也逐漸沒了理想和追求,整天都是混吃等死。

    直到我和胖子認識了大金牙,開始了我們“摸金校尉”的生涯,這才讓我有點找到了奮斗目標。“倒個大斗、發筆大財”對我而言也許僅僅就是一個不太靠譜的念頭,因為就像胖子說的,除了倒斗我們什么都不會。我只是希望過得充實一點,而不是在平庸中虛度時光,到了美國,一樣可以繼續奮斗,爭取多賺錢,讓那些需要我幫助的人們生活的輕松一些。

    我從沒有像現在這么仔細地想過我的人生,一時間思潮起伏,雖然閉著眼睛,卻沒有絲毫睡意,耳中聽到其余的人都累得狠了,沒過多久便分別進入了夢鄉。外邊的雨聲已止,我忽然聽到有個人輕手輕腳地往外走去。

    我不動聲色,微微將眼睛睜開一條細縫,只見火堆已經熄了一半,明叔正偷偷摸摸的走向洞外。他手中拎著我的背囊,那里面裝著一些我們吃剩下的肉,還有幾套沖鋒服、干電池之類的東西。要想從深山里走出去,最低限度也要有這些東西。我立刻跳起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低聲問道:“這黑天半夜的你想去哪別告訴我您老起夜要放茅,放茅可用不著帶背囊;要趕路的話怎么不告訴我一聲,我也好送您一程。”

    我這一下非常突然,明叔好懸沒嚇出心臟病來:“我我我唉老朽滄海一粟,怎敢勞煩校尉大人相送”

    我對明叔說您是前輩,豈有不送之理您到底想去哪明叔一跺腳說道:“這實在是一言難盡啊”說著話面露憂色,神情黯然的悄聲對我說道:“實不相瞞,這次從地底下活著出來,我覺得真像是做夢,回首前塵往事,覺得人生猶如大夢一場,又痛苦又短暫,這次死里逃生兩世為人,可就什么也都看得開了。我有個打算,要去廟里當喇嘛,誦經禮佛,了此余生,懺悔曾經的罪孽。但是怕阿香傷心,還是不讓她難過為好,便出此下策想要不辭而別。我想有你胡老弟在,一定能讓阿香這孩子有個好歸宿,你們就不要再費心管我了,老朽我是風中葉,就讓我隨風而去吧。”

    我差點沒讓明叔給氣樂了,這套把戲要是頭一回使,也許我還真就讓他給唬住了,但我早已明白了他的打算。老港農見我似乎要答應shirley楊去美國了,十有八九不會再去倒斗,眼下這條藏骨溝只有一條路,走出去已不算困難了,便想金蟬脫殼跑路躲賬,他還欠我一屋子古玩,哪能讓他跑了。于是我搶過明叔的背囊:“出家人四大皆空,可您先別急著皆空去,當初在北京可是約定好了的,那一架子的古董玩器,包括楊貴妃含在嘴中解肺渴的潤玉,應該都是我的了。有什么事回北京把賬算清了再說,到時候您是愿意當道人也好,愿意做喇嘛也罷,都跟我無關了,但在那之前,咱們得多親多近,半步也不能分開。”{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
股市行情分析 中原河南麻将房卡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数 哈尔滨手机麻将群 股票市场分析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亦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老快3代购 东北麻将幺九是啥 福建11选5最新走 捕鱼达人3旧版本去哪里下载 安徽东至猫配手机版 北京28开奖官方网站 北京赛车pk10福彩快三 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