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祭品

推薦閱讀: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鳳凰膽”被明叔隨手扔進了天梁下的云湖之中,我氣急敗壞地將他從石人像上拽了下來,舉起拳頭想打,但還沒等動手,便聽到shirley楊叫道:“不好,時間沒有了。”說完抬頭注視著頭頂的晶脈,坐在地上的阿香與剛剛為了躲槍避在另一尊石人后的胖子,包括被我壓在下邊的明叔,也都抬起頭來,看著上面。

    這時洞中的光線產生了變化,原本由上邊礦石中發出的熒光,這時也突然轉暗,四周跟著黑了下來,雖然并未黑得不可見物,但近在咫尺的人影已經顯得朦朧模糊了,我見他們的舉動,知道頭上一定發生了什么,于是按住明叔,抬眼觀看,從冰壁般的晶脈中,延伸出無數四散擴張的水晶,都是以扭曲的角度向下戟生,一叢叢的有如鋒利冰錐,在這些離奇怪異的晶體中,一個巨大的黑色人影,在深處飄忽蠕動,發出陣陣悶雷般的動靜,在晶壁上反復回蕩,散發出不祥的聲音,黑影的出現,把絕大多數冷淡的熒光都稀釋掉了,洞中環境變得越來越暗。

    黑云壓城一般的情景,使這本就顯得十分扁窄的祭壇空間,變得更加壓抑,聽著上邊隆隆之聲,在白色隧道中那種莫名其妙的恐慌感再次出現在心中,我不禁奇道:“那他媽的究竟是什么東西”

    我原本是自言自語,沒想到被我按住的明叔突然接口道:“胡老弟,這是是被封在石頭里的邪靈啊,它要從石頭里出來了,這次怕是真的完了,咱們都活不了。”

    我這才想起明叔的事,聽他竟然還有臉跟我說話,頓時心頭火起,心想這老港農都他媽奸到家了。本來我正和shirley楊、胖子商量祭壇的事情,雖然形勢逼人,但還有一些時間可以想辦法,殺人的儀式雖然非常神秘古老,但歸根結底,無非是在這弦與弧的交叉點,改變陰與陽之間的平衡,如果沒有發生意外,在剩下的一個多小時里,也許還有機會找出其中的秘密,并非注定就是有死無生的局面。這次進藏,不論面臨什么樣的困境,我始終都沒有放棄努力,因為張贏川的機數所指,遇水方能得中道,此次西行往必有事,必可利涉大川,一次次的嚴正神術所指,我對此沒有半點懷疑。但在這儀式中如何才能“遇水而得中道”,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水中又會有什么生路呢一時參悟不透。

    可我已經沒機會去領悟其中的真義了,就因為這港農竟然自作聰明,為了保住老命,竟然使詐搶了“鳳凰膽”要挾眾人,把我們本就不多的寶貴時間都給浪費光了,實在是太他媽可惡了,還留著他做什么,于是舉起拳頭就要揍他。

    明叔見我說動手就動手,頓時驚得體如篩糠,我對待敵人,尤其是內鬼一貫都是冬天般殘酷,絲毫不為所動,但我的拳頭還沒等落下,明叔的表情卻突然變了,滿臉的茫然,看著我說:“哎我這是在哪胡老弟剛才發生什么事了我有個老毛病,有時候會人格分裂,便是剛剛做過的事,說過的話也都半點不記得,剛才是不是有失態的地方”

    我冷哼一聲,停下手來不再打他,心中也不免有些佩服明叔,老油條見機很快,裝傻充愣的本事比我和胖子可要強得多,不去演電影真是可惜了,我不可能真宰了他,一頓胖揍也于事無補,而且這時候也沒空再理會他了,我又抬頭看了看上邊的情況,黑色的人影在水晶中愈發清晰,那個影子在微微抖動,空氣中傳出的悶雷聲也更為刺耳,果真象是某種被困在石頭中的惡魔,似乎正在掙扎著從里面爬將出來。

    我當下不在理會明叔裝瘋賣傻,招呼胖子過來:“交給你了,不過教育教育就得了,別搞出人命來還有,他要是再接近鳳凰膽半步,不用說話,直接開槍干掉他。”

    胖子咬牙瞪眼的一屁股坐到明叔身上,將他壓在身下,一邊用手指戳明叔的肋骨一邊罵道:“歷史的經驗,以往的教訓,一次又一次的告訴我們,誰他媽的敢自絕于人民,誰他媽就是死路一條。”罵一句就在他肋條上刮一下。

    我聽到明叔由于又疼又癢而發出鬼哭狼嚎般的慘叫聲,這才覺得出了一口惡氣,不給他點教訓,以后還免不了要添亂,于是不再管胖子怎么挽救明叔的錯誤立場,趕緊跑到shirley楊跟前說:“咱們雖然不知道那大黑天擊雷山究竟是什么,但上面那東西一旦真的從晶石中脫離出來,就絕不是以咱們現在的能力可以應付的,不過看上邊的動靜,咱們可能還有最后的一丁點時間,我先下去把鳳凰膽找回來再說。”

    我話雖如此說,但這茫茫云海般的石煙下是什么樣的,只聽胖子說過,不過可以得知,下邊的地形之復雜難以想象,都是鏡子般的多棱結晶體,根本無法分辨前后左右,一枚龍眼般的珠子掉下去,結果可想而知,絕不是片刻之間就能找回來的,甚至就連還能否再找到的可能性都很低,而且時間實在是太緊迫了,但不去找的話就連百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了。

    shirley楊剛剛看到頭頂晶脈產生了異變,立刻奔回玉山的山腹中,看了看水晶沙的情況,然后跑回天梁將坐在地上哭的阿香扶了起來,聽了我說的話后,便立刻攔住我說道:“來不及的,時間已經到盡頭了,太晚了,水晶缽已經被細沙注滿,而且找回來了又怎么樣當真要殺掉明叔嗎”

    我現在只想盡快找回“鳳凰膽”,不顧shirley楊的勸阻,執意要從天梁上跳下去,但突然在我眼中出觀了不可思議的一幕,我忙對shirley楊說:“快看下邊的石煙,好象有變化了。”

    朦朧恍惚的熒光下,那些僅次于晶塵的白色煙霧,正在一點點的降低高度,好象是頭頂的黑色人影變大一分,這些石煙就變薄一層。我們沒注意到這個變化是什么時候發生的,但現在的云湖厚度,已經比先前低了半米,并且還在不斷減少,變得逐漸稀薄。

    就在這厚度逐漸降低的云霧中,半個幽黑的圓形物體浮現在其中,那正是剛剛“鳳凰膽”掉落下去的位置,而且那東西不是別的,正是事關大局的“鳳凰膽”,這有點太讓人難以相信了,難道當真就有這么巧剛好明叔扔下去的地方,有塊水晶石,而“鳳凰膽”竟然就落在上面沒有滾到深處我不敢相信我們有這么好的運氣,可事實又擺在面前,不由得人不信。

    我在自己腿上狠狠掐了一把,不是在做夢,shirley楊也看了個一清二楚。不過這時云層繼續下降了極薄的一層,我們看到云下的東西,不禁心中一陣狂跳,只見一只干枯發黑的手臂,正一動不動地托舉著那枚“鳳凰膽”,從云中露出的半截手臂,已經徹底失去了水份,就剩下干癟的皮包裹著骨頭架子,皮膚呈現黑紫色。

    我下意識的伸手去攜行袋里摸黑驢蹄子,這才想起那些東西早在路上遺失沒了,不過隨即看到云霧下所顯露出的觸目驚心之物越來越多,有些地方露出個人頭,有的地方冒出條胳膊大腿,無一例外都是赤身裸體,干枯黑紫,密密麻麻的數不出究竟有多少。白茫茫的石煙越往下越濃,變薄地速度開始變得慢了下來,我和shirley楊看到這里,心中已然明白了,這些干尸都是當年祭祀儀式后被拋在玉山周圍的,逐年累月,尸體太多,竟然堆成了山,而且死者也許是由于經過特殊的脫水處理,或是由于地理環境的作用,千古不腐,云層變薄后這才逐漸顯露了出來,胖子與明叔他們掉下去的地方,靠近隧道入口,但他們只見到無數光怪陸離的水晶,很顯然被當做祭品的干尸都被拋在玉山的兩側。

    我見那“鳳凰膽”就落在高處一只干尸的手上,真是驚喜交加,立刻就從天梁上跳下,打算踩著尸山將珠子取回,天梁下不到一米深的地方,已經堆滿了干尸,一踩一陷,下邊被架空的尸體,被我踩得紛紛向低處滑落,我根本顧不上去看那些干尸,眼中緊緊盯著“鳳凰膽”,惟恐它就此從尸山頂上滾落下去,萬一掉進尸堆的縫里,那可要比落入結晶石中還要難找百倍。

    踩著露出云層的大量干尸,我心中也有些緊張,而且沒注意腳下的情況,一腳踩到一具干尸的腦殼,竟然將那顆人頭踩了下來,干尸的腦殼又干又硬還非常滑,腳蹬在上面一滑,頓時失去重心,就地摔倒,撲在了一具女子干尸身上。

    女尸干癟的臉上,兩個黑洞洞的眼窩顯得極大,我心下吃了一驚,暗罵晦氣,按住雜亂堆積的干尸想要爬起來繼續去拿“鳳凰膽”,但我的眼睛卻離不開那具女尸了,因為我突然想到,不對這些干尸不是祭品,它們的皮并沒有被剝去,剛才只盯著“鳳凰膽”,眼里沒別的東西了,由于摔了這一下,稍微一分神,這才留意到這個細節,而且這堆積如山的干尸,它們每一具不論男女老少,都有個共同的特點,當然不是沒穿衣服,衣服大概都已經腐朽成灰了,全部的干尸都被剜去了眼晴。

    頭頂上的雷聲漸緊,象是一陣陣催命的符咒,我知道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幸虧在水晶沙流盡之后,“大黑天擊雷山”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現形,這相當于死神還給我們留下了一線生機,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與死亡賽跑。

    見到女尸臉上那兩個深黑色的大窟窿,我雖然也覺得納悶,這么多干尸與祭壇又有著什么樣的關系雖然是隱約覺得這里邊的事有些不對,但是趕緊爬過去把“鳳凰膽”拿回來的想法,此刻已經完全占據了我的大部分心思,根本沒空去仔細想這些干尸有什么名堂,也顧不得在尸山中摸爬的惡心,腦子里只有“鳳凰膽”,這是一種在心理壓力超滿負荷情況下,產生的極端情緒。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舉動了。

    但是我越著急,就越是爬不起來,不管是胳膊還是腿,怎么撐也使不上勁,手腳都陷入層層疊壓的干尸中間,急得全身是汗,也許與頭頂的黑影有關,一看到它就會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陣發慌,或許它真是某種存在于礦石中的邪靈。腦中胡思亂想,而手腳則被支支楞楞的一具具干尸陷住,正焦急之間,shirley楊從天梁上跳下,將我扶了起來,我對她說:“這許多干尸,都不是祭品,沒有被剝過皮。”

    shirley楊說:“不,它們都被割掉了眼皮,剜出一雙人眼,就可以完成祭祀鬼洞的儀式。”

    shirley楊的這一句話,如同一個重要的提示,我立刻又看了一眼腳下的干尸,果然是從眉骨開始都被割去了眼皮,我頓時醒悟過來,不需細說,我已明白了她的意思,刻畫有殺人儀式的壁畫,在腦海中如同過電影一般一幕幕迅速閃現。其中第一幅“剝皮”,祭師按住祭品的頭,用利器割開是從額前行刑,由于我以前聽說剝人皮也都是用利刀從頭上動手,所以難免先入為主,加上那行刑坑處實在太過血腥,多看幾眼就想嘔吐,所以匆忙之中,誤以為那壁畫中的動作是剝掉整張人皮。其實從這些堆成山丘的干尸來看,那壁畫中的動作是指的剝下眼皮,有了這個前提,以后的內容自然是迎刃而解,在人形石槽里要做的,是完整的取出祭品的“眼睛”,而祭師捧起尸體放入祭壇的壁畫,其中的尸體被畫的很模糊,被我們誤以為是全身流血的尸體,但現在想來,那形體模糊不清的尸體,應該是用來表示付著在眼球上的生命,而被剜去雙眼的祭品,在被殘忍的殺害后,棄之于祭壇附近,多少年下來,已經形成了現在驚人的規模。

    只要犧牲一雙被鬼洞同化的人眼,就可以解除身上的詛咒,但我們從白色隧道進來的時候,一路都是蒙住了眼睛,在黑暗中摸索而來,深知那失去視力,陷入無邊黑暗中的恐慌與無助,要是剜掉眼睛,還不如就此死了來得好過些,除了shirley楊以外,誰又舍得自己的雙眼,不過我當然是不能讓她這么做,大不了讓明叔戴罪立功,可這么做的話shirley楊又肯定不答應,不過剜出眼睛與剝皮宰人相比,已經屬于半價優惠了,想到這里精神也為之一振。

    這些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過,而身體并未因為這些紛亂的想法停止行動,終于接近了落在一具干尸手中的“鳳凰膽”,但操之過急,犯了“欲速則不達”的大忌,最后一個箭步躥出,想要一把抓住“鳳凰膽”,不料這干尸堆成的山丘,由于大量干尸都是從天梁上扔下來的,并非有意堆砌,尸山內部很多地方都是空的,一有外力施加,干尸壘成的山丘便散了架,就如同山體崩塌滑坡一樣,稀里嘩啦的在邊緣位置塌掉了一大塊,眼看那干尸手中的“鳳凰膽”搖搖欲墜,就要與附近幾具尸體一同滾落下去。

    我發一聲喊,直接撲了上去,在抓到“鳳凰膽”的同時,我同那些失去支撐的干尸一同滾下了尸山崩塌的邊緣,這里距離下方的水晶礦層并不算高,翻滾下五六米的深度,便已止住勢頭,我不等從地上爬起來,便先看了看手中的“鳳凰膽”,實實在在的握在手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是拿回來了。

    這時身邊的白色石煙已變得極為稀薄了,剩下的也如同亂云飄散,身邊的晶脈熒光慘然,地形差不多與頭頂完全對稱,如同是鏡子里照出來的一般,由于附近散落著無數掉下來的干尸,把地面都占滿了,所以并不容易受到冰壁般晶面的影響,我抬頭向頭頂望了望,真是乾坤顛覆,風云變色,漆黑的巨影正在扭曲拉長,整個都伸展了開來,而且已看不出是人的形狀,如同一面殘破的黑色風馬旗,在晶體中慢慢轉動,看那形狀,竟然又象極了黑色的眼窩,其中鼓蕩不止,像是要對著玉山滴出水來。

    shirley楊站在尸山的邊緣,正在拼命招呼天梁上的阿香等人趕快離開,胖子拉著阿香和明叔從天梁上跳落到下邊的尸堆上,跌跌撞撞的邊跑邊喊:“祭壇不能呆了,趕緊跑啊同志們”

    我還看不太清楚他們究竟看到了什么,但心中感到一陣寒意,雖然找回了“鳳凰膽”,但畢竟晚了一步,可能已經沒辦法再回祭壇了,我突然產生了一種沖動,打算冒險沖回去,但是眼睛怎么辦用誰的剜掉明叔的還是用我自己的

    這時忽聽有水流拍打石壁之聲,我連忙回頭一看,見在不遠處的一叢晶脈中,有片不小的地下水洞,里面的水都被鮮血染紅了,那條我們曾在風蝕湖中見過的白胡子老魚,我們與它一同落入地下湖中,這地底水脈雖然縱橫交錯如網,卻真沒想到在這里會再次見到它。

    白胡子老魚奄奄一息的擱淺在水邊,雖然還活著,但死亡只是遲早的事了,它全身都是被嘶咬撞擊造成的傷口,魚口一張一合,不停的吐出血泡,隨著一口鮮血涌出,竟然從嘴中吐出兩粒珠子般的事物,滴溜溜落在地上。

    雖然那兩粒珠子上蒙有血跡,但我還是看出來了,那東西是鬼母“冰川水晶尸”的眼珠子,沒有比它更合適的祭品了,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我立即起身,想去取地上的眼球,但腳下的水晶層比冰面都滑,四仰八叉的再次滑倒,鬼母那兩只水晶眼珠子,也正在滑向水中,我雖然離它們僅有一步之遙,但來不及站起來了,在原地伸手又夠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它們滾向水邊,一旦掉進去就什么都完了。

    情急之下只能行險,我隨手拽出登山鎬,平放在水晶層上推向眼球滾動方向的前端,這一下雖是鋌而走險卻不差毫厘,終于在那對眼珠子滾進水中之前,將它們擋了下來,我懸著的心還沒落地,就見那兩枚水晶眼,竟然慢慢向坡度較高的一側滾動起來,對面兩道水晶礦石的夾縫中,一頭黑白花紋的“斑紋蛟”,從中擠出一副血盆大口,正在瞪著貪婪血紅的雙眼,用力吸氣,吞吸氣流的腥臭之氣中,將這對眼珠吸入了腹中。{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
秒速飞艇选7码技巧 葡京网上棋牌 山西十一选五彩票 7位数开奖结果今天晚19139期 极速赛车正规吗 刘伯温四肖免费资料 欢乐大众麻将新版本 天津时时彩最新开奖查询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 福建22选5开奖 拖码胆码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 五分十一选五-手机应用下载 找一个吉林麻将微信群 德甲助攻榜 北京麻将算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