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靈異恐怖 > 青囊尸衣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出逃

第一百六十一章 出逃

推薦閱讀: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師妹,什么小東西像我陽公啊?”一間耳房的房門推開了,陽公走了出來。

    老陰婆手指著地上爬著的沈才華和皺皮女嬰,說道:“喏,就是那個一身老皮的怪嬰,她竟然也會和你同樣的吐痰,惡心死了。”

    陽公一眼望去大吃一驚,那皺皮女嬰正是自己思念之中的女兒!頓時心中大喜過望,搶步上前,一把抱起他倆。

    “哈哈,這是我陽公的女兒啊。”陽公大笑道,一面仔細的端詳著皺皮女嬰,光禿禿的腦瓜頂,臉上皺紋滿面,而且數日不見,還長起了短短的絡腮胡須,小胳膊小腿上俱是一層層的皺皮,活像一只小沙皮狗。

    陽公笑瞇瞇的望著女兒,女嬰的喉嚨突然一動,他立刻意識到這是吐痰的先奏,與自己如出一轍,這么小就已經完全掌握了要領,真是天賦奇秉啊。

    陽公張嘴暢懷大笑,“啐”一口痰準確的飛進了陽公的喉嚨里……

    老陰婆咋聽先是驚愕萬分,轉而惱怒之極,正待發作,看見皺皮女嬰將痰吐進陽公的嘴巴里,不由得哈哈大笑,眼淚水都出來了。笑聲甫止,她只是感到滑稽,倒也不十分吃醋了,畢竟自己已經和陽公師兄分手多年了,而且自己這么大年紀也從沒個孩子,見到這么個小活寶,反而蠻開心的。

    “陽公,我以前還真的小覷你了,那個女人是誰呀?”老陰婆揶揄道,多少年了,她從來都不稱呼他為師兄。

    陽公嘿嘿道:“她叫老祖,我們也是無心之失的。”

    “她人呢?怎么,是怕羞不敢露面還是你舍不得她途中顛簸辛苦?”老陰婆說道。

    “師妹,我說過是無心之失,若是你不嫌棄的話……”陽公說道。

    “不嫌棄什么?”老陰婆反問道。

    “你就是吃了她的腦子我都沒意見,我還同你一起吃。”陽公誠懇的說道。

    老陰婆愣愣的望著陽公,心道,這家伙太冷血,要不要現在下手除掉他?

    “寒生他們在哪兒呢?”陽公端詳著捆綁住倆嬰兒的一圈圈繃帶自言自語說道。

    “寒生是誰?”老陰婆詫異道。

    “他是一個鄉下郎中,醫術神奇,你我都是學武之人,難道看不出這倆孩子一陰一陽,前胸貼后背,正在療傷么?果然厲害,陽公佩服的人很少,他是第四個。”陽公若有所思的說道。

    “第一個是誰?”老陰婆頗感好奇的說道。

    陽公微笑道:“當然是咱們的師父圣母白婆婆啦。”

    “第二個呢?”老陰婆接著問道。

    “當然是師妹你了。”陽公嘻嘻笑道。

    老陰婆嗔了他一眼,繼續問道:“那第三個呢?”

    陽公自知失言,望著老陰婆認真的眼神,無奈只得吞吞吐吐的說道:“是,是京城里面的一位朋友。”

    “什么朋友?”老陰婆緊追不舍。

    “這個,我只能說是政府里面的,你就不要多問了。”陽公豎起食指朝上,說道。

    “我才懶得問呢。”老陰婆一扭屁股,轉身回自己的臥房去了。

    陽公歡喜的望著皺皮女嬰,不料那女嬰卻連連打起了哈欠。

    “哦,寶寶要睡覺嘍,”陽公說著招呼老媽子過來,吩咐道,“讓他倆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

    “是。”老媽子接過倆嬰兒,抱到一間耳房里去了。

    陽公來到了臥室里,老陰婆赤條條的躺在了床上,手臂支著后腦勺,酥體側臥,兩只小腳微微分叉,擺成一美人魚的姿勢,只是肌膚粗糙色黑,臀薄無肉,胯骨尖翹。

    陽公胃里一陣惡心,但是寄人籬下,也只能犧牲些色相了,他默默的脫光了,露出引以為豪的身體,結實的胸肌還有一些彈性,腹部還算平坦,只是原來濃密的陰毛已經被蝙蝠們扯的一根不剩了。

    陽公雄赳赳的邁上了床……

    耳房內,老媽子給兩個小家伙鋪床,沈才華坐在床上,眼睛死死的盯著老媽子頸部凸起搏動的動脈,黑色的瞳孔不斷的收縮,測量著距離,慢慢的張開了小口,露出來那兩排鋒利的牙齒。

    老媽子全神貫注的鋪床,她根本想不到會遭到嬰兒的襲擊。

    沈才華突然一躍而起,雙手死死的用力揪住老媽子的頭發,利齒瞬間切斷了她的頸動脈,她扭臉望見了沈才華兩只黑黑的大眼睛近在咫尺,那眼眶中除了瞳孔見不到一頂點的眼白兒。背上的那個皺皮女嬰也絲毫沒有了瞌睡的模樣,兩只小眼睛蔑視的望著她。

    她似乎不相信眼前的景象,身子慢慢的軟倒了下去……

    沈才華并沒有拼命的喝血,見老媽子已斃命便立即松開手躍了下來。

    他輕輕的爬到門口聽了聽,外面沒有動靜,于是便悄悄爬了出去,爬過了大廳,縱身躍起,撳動墻壁上的開關。

    暗道門開了,沈才華爬了出去。

    一番云雨之后,陽公摟著老陰婆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陽公和老陰婆幽幽醒轉來,均感到肚子已餓,遂起床洗漱后出門來到了大廳里。

    耳房門虛掩著,陽公鼻子嗅了嗅,聞到了一股血腥氣。他趕緊推開房門,眼前的情形令他大吃一驚。

    老媽子倒在了血泊中,兩只迷茫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天花板,陽公上前探了探,早已斃命多時了。

    老陰婆四下里找了找,已經不見了兩個嬰兒的影子。

    “莫非有外人闖入了客家寮?”老陰婆陰沉著臉說道,一面撳動暗道開關,閃身出去了。

    老陰婆上了樓梯,走過正房,來到了看守大鐵門的阿葉住的小屋里。阿葉其實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壯漢,是著名形意拳的傳人,武功高強,名字則是老陰婆給起的,自己是“香江一支花”,花紅也需綠葉襯,故名阿葉,死在屋里的那個老媽子名字叫阿枝,也都是相同的意思。

    “阿葉,有外人來過么?”老陰婆冷冷的問道。

    “花姐,沒有外人。”阿葉小心翼翼的回答。

    “奇怪,阿枝被人割斷了脖子死了,抓來的兩個嬰兒也跑了,又沒有外人來過,那又是誰干的?”老陰婆疑惑道。

    “阿枝死了?”阿葉驚訝道。

    “嗯,你給我里里外外搜查一遍,看有沒有什么蛛絲馬跡,有情況立即告訴我。”老陰婆命令道。

    “是,花姐。”阿葉應道。

    會不會是陽公殺了阿枝,放跑了嬰兒?他好像沒有下過床啊?況且那兩個嬰兒若是無人接應,自己又如何逃得出這深宅大院呢?

    老陰婆狐疑的返回了地下大廳,見到餐桌中央的圓洞里卡著阿枝的腦袋,身子則在桌下,腦袋上的毛發已經被剪光了。

    “師妹,發現孩子了么?”陽公焦急的問道。

    “你這是……”老陰婆指著餐桌上阿枝的尸身說道。

    陽公嘿嘿笑道:“人死不能復生,我們吃飽了再去找孩子。”

    老陰婆望著陽公,心中越發疑惑重重。

    陽公手持一把鋒利的小刀,熟練的割開阿枝的腦皮,刀尖插進顱骨縫隙,手腕一翻,撬開了天靈蓋,露出來里面白花花的腦子。

    “唔,很新鮮,我要來點蒜醬,熏著才好吃。”陽公說罷,跑去廚房剝了頭大蒜,將蒜瓣放入搗蒜臼內不停的搗了起來,待蒜頭完全搗爛后,加進去些味精和生抽,然后倒在了兩只小瓷碟里,端到了桌子上。

    陽公拿不銹鋼湯勺舀了塊腦子,熏上些蒜醬,送入口中咀嚼著,嘖嘖有聲道:“新鮮的人腦味道真的是好哇。”

    “唉,”老陰婆嘆了口氣,說道,“今天是12月24號,香港的平安夜,明天就是圣誕節了,想不到這圣誕大餐吃的是阿枝的腦子。”

    老陰婆說著也挖了一大塊腦垂體撂在了面前的碟子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丛林吉姆黄金国官网
西甲数据 3d双胆预测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世界杯 正规网上棋牌 大发快三开奖结果是人为控制的吗 财富之轮 湖北30选5 王中王精选四肖四码中特 湖南哈哈麻将下载安 买北京pk10技巧 cba比分结果昨天 青海11选五走势图结果 玩什么网络游戏赚钱 北京麻将玩法视频 江西11选5选号技巧 黑龙江p62走势图